我想分手,虽然我不懂是为什么。

 

我跟你在一起快一年了,去年的圣诞我牵了她的手告了白一起睡了一觉,就这样我们在一起了。

 

假期一起去自由行去了好几个地方,我发现刚开始认识你的那种喜欢好像不复存在了。

 

你经常问我喜不喜欢你,爱不爱,我发现我越来越给不了你肯定的答案了。

 

今年夏天我们去了台湾,旅途中我们闹了别捏,我觉得很奇怪,我不会哄你不,应该是不想理你了,可我还是生气了,跑出去找你。从那之后我的心一直怪怪的,最近跟你去吃饭然后散步,你又问我那些问题,我觉得给不了你承诺,接着跟你说我最近觉得我们怪怪的,说着说着你就哭了。

 

你说分手。

 

我们又走了好长一段路,我还是不舍得分手。

 

然后我们又和好了,

 

可是我知道你还是在想着这些问题,我想了好久发现我真的没以前那么喜欢你了,一不耐烦就想着分手。

 

我想坦白,我不想让你难过,我也不想欺骗你,我觉得我受够了,我觉得不该再这样了,祝你幸福。

父亲去世了,我并没有悲伤。

 

其实,在我初三上学期那年,我爸就去世了…

 

这对我来说,并不悲伤…

 

我很相信,命运中有注定。冥冥中,总会有人离开你。

 

他的病逝并没有让我流下多少眼泪。只是当年,半夜都只会隐约听到我妈哭得撕心裂肺,还曾在医院说过“妈咪,以后老豆出院,我一定会对距好D”。不过,这句话再也没有实现的条件…

 

这件事,除了他,我的男朋友,我再也没告诉过什么人。毕竟,我不想人家同情我,也不想人家拿这件事议论什么,这麽多年,也就过来了。有时,大半夜的,会想歪,想不开,总觉得是被丢下的,会责怪他,责怪一个离世多年的人;会责怪,责怪自己当年总是和他顶嘴,和他吵架;责怪当年自己居然还会在心里咒骂他……

 

一个人的离开,并不会被时间抹去,反而,会越容易想念,即使偶尔已经模糊了记忆,也会越来越难过、失落…

 

记得的,也只有他所有所有的好…

 

自两三岁特模糊的记忆到临死前在ICU哭喊的记忆,全都只剩下好的了。我有一个很好的爸爸,他的好和大多数好父亲一样,很普通,只是单纯地想给他女儿最好的,总是想把女儿培育成最优秀的,就算他自己只有小学文化;就算他只有在六合彩中奖时才会舍得给女儿买一套芭比娃娃……

 

想想当初,他在医院躺着,肚子积水鼓成一个大肚子,亲戚悄悄还问过我“如果要捐个肝给你爸,你愿意吗?” 当时还觉得我那麽小,还是初三要中考,怎么捐,不可能的。现在觉得,就算捐了,我变成怎样也值得。躺了好几个月,妈妈一直请假照顾他,我仍然每天上学。都说,肿瘤医院,小孩子要少点去探病,怕传染。算下来,我也就去看过他四回左右。

 

最后那天,一大早,被医院叫去,“已经不行了”医院那边冷冷地说。后来,妈妈说:“他曾说过‘很难受,但是很想活下去 ’,还警告妈妈,不许改嫁,要好好把我带好。”他走的时候,眼睛都没合上,感觉很多很多话,都还要交代。看着那蜡黄苍白的躯体,僵直的。

 

人已经呆,好像没有痛苦,只是默默的掉下两滴不受控制的眼泪,好久好久,都没出声…

 

或许,这是注定了让他成受些什么,在刚刚步入中年的时候,也算英年早逝了。只是觉得,我欠了他很多,可能如果真的有来生什麽的,这笔债,我是要还的。相信我和很多人一样,从来没有对父亲这个人说过,我爱你什麽的。但是,我并不想说这个,因为都失去意义了,只是想说“再见!我会想你,有机会的,可以出现在我的梦里。”

 

没错,是再见,大概我这辈子,肯定会遇到一个像他的人。总感觉,上天这种东西,夺走你的一些,还是会补偿你一些的。

 

我相信 我在等。

 

 

作者有话说:

 

坦白了那麽多

我总是会舒服一些 

被陌生人没关系 

虽然 

我还是没打算告诉那些朋友 

即使再亲密

如果 

你们有机会透过某些看到了 

猜到了是我 

也请这辈子 

就那么瞒下去吧 

没说过的还是没说过 

没听说的还是没听说。

人…总有不想被看到的一些阴暗面 

请原谅

我原以为,我有很多朋友。

我,没有朋友。  

 

我是一枚设计师,我原以为,我有很多朋友。他们会在我发的作品上面点赞,会在上面留言称赞,有事的时候会找我帮忙,一开始我觉得,这应该就是朋友吧。

 

然而,特别是就职后,我渐渐发现了一些猫腻,因为微信经常收到诸如此类的消息:在吗?听说你是设计师,可以帮我…吗?

 

每次我花几个小时或者几天帮忙完后(很多时候是在工作时间),他们一句谢谢就无下文了,而发来消息的,就是所谓的朋友。

 

而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发现通讯录,微信联系人,qq联系人里面没有一个是可以倾诉的。

 

此刻,我终于察觉到了,我,并没有朋友,“他们”,只是伸手党而已。

曾无数次幻想和梦见我回去告诉当时那个无助的小女孩,可以如何反击,可以如何骄傲的不接受他们的羞辱,可是也只是想象。

 

说出这个故事,是想原谅自己。  

 

我妈总说我胆子小,是因为小时候我爸妈都要上夜班,常把我一个人留在家里。我爸是军人,有时候命令下来了,半夜你也得到岗。这就导致了四五岁的我常常在半夜就被一个人留在家中。

 

我妈的理论就是因为我总担惊受怕,把我的性格变胆小了。我不置可否,小时候也没觉得不爱接触生人,在班级里不怎么讲话有什么麻烦。  

 

事情发生在小学二年级。遇上一个刚毕业的年轻女教师当班主任,还特别势利。现在想来一毕业就当班主任,肯定是有关系,也难怪她的利欲熏心了。  

 

刚上小学成绩不好,因为我爸妈不让我学学前班,当别人入学时已经能认好几百个字的时候,我才堪堪只认识百来个。再加上爸妈那时也不愿给老师做人情,我的性格又软糯,毫无出挑,就很自然地导致女班主任难看我。  

 

那件改变我十几年待人接物心态的事情发生在小学二年级时。语文课上,我清楚的记得上的一篇文章讲的是什么牛顿被苹果砸到从而有了一个伟大发明的故事。她突发奇想点我起来朗读课文。

 

我一直坚信自己除了害羞,讲话毫无障碍,那一次念课文因为紧张,念的有些支支吾吾。本来这也没什么,同学们也都静静地听着,不料身为语文老师和班主任的她,当即评价了一句:“你怎么现在说话开始结巴了?”是问句,却是陈述的语气。这下好了,像是突然打开了一个开关,班级同学们的嘲笑声如排山倒海般涌来。坐在我旁边的一个总爱欺负我的男生笑的格外起劲,简直就是前仰后合还非得拍着大腿给我看。记忆到这结束了,我似乎并未做任何反抗,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反抗。这是一场班主任默许的嘲笑,我像被丢在了一个小岛上。  

 

凡事都有因果,我自认为是这场我生活里的事故,导致了我自此以后真正说话口吃的开始。我没有和爸妈说,这个故事就像是我心中的孤岛,我不知道怎么离开,我也不知道怎么让别人进去。性格依旧沉闷,但后来算术题越来越难,我的成绩反而越来越好,班主任开始喜欢我,开始毫不吝啬对我的赞美。后来我结交了一个新同桌,她性格偏泼辣,帮我挡去了大部分的来自男生的嘲弄与整蛊。  

 

再之后进入初中,新的同学们都很友善,从不拿我的短处说事。就算有一次语文课组织每天轮流一位同学讲故事,我口吃的毛病完完全全暴露在他们面前,依然有人过来安慰我。

同时,因为长得也比较甜美可爱,颇受男同学欢迎,更有两个大胆的男同学在班级男生里明着说喜欢我,只要有人妄图说我坏话或者欺负我,他们就一定和那人去干一架。浑浑沌沌,明着暗着接受着他们的好意,我度过了我的初中。一直到初中结束的最后一年,我保送,为班级做纪念册,站在全班人面前向他们介绍纪念册时,我猛然发现,我已经可以在构思好所要说的话时,大方的流畅的说出自己想说的了。  

 

此后,进入高中,碰到的一群同学也是默默的包容我,并且遇到了初恋。初恋是个嘴皮子很快的男生,辩论的一把好手,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接受我这么慢条斯理的讲话的。不过,真好。我第一次发现自己也值得被爱、被接受。同时,高中带给我的胆识、思想,让我受益终生。  

 

现在我在读大学,更加敢于挑战一些以前我不敢的事情。虽然依旧不能正常流畅的说话,演讲比赛之类的我是一概不敢参加,但性格已经开朗许多。  

 

这个故事,在这之前,我只和两个人说过,每次说出来都泣不成声。现在,我在去往学院社会实践的大巴车上打出这些字,坦白这个故事,希望获得对自己的原谅。我曾无数次幻想和梦见我回去告诉当时那个无助的小女孩,可以如何反击,可以如何骄傲的不接受他们的羞辱,可是也只是想象。

 

我希望不久的将来,我能完全接纳这个自己,我能原谅自己儿时的手足无措,我有勇气变的越来越好,我配得上。

如果有人问我,还愿意对她好吗?我会答愿意。

这是一个关于爱情的故事,不过故事开头却并没有爱情。  

 

有一个人,他喜欢一个女生,然后各种制造机会粘着她。女生知道他喜欢她后感觉没什么,还是做好朋友,还一起学习。不过男生越来越得寸进尺,越来越放肆。

 

女生觉得这样老是缠着自己不好,就一而再再而三地劝他死心,可没什么用,还劝到男生哭了,女生心软,就让男生抱住自己,男生却强吻自己,可是问题还没解决。

 

然后某天女生去天台散心被男孩跟着一起去了天台,他们知道问题所在就是男生放不下。然后突然下雨,他们去楼道避雨,男生见没人就放肆地亲她抱她摸她,事后保证以后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但是没过几天男生还是死不了心。一天晚上,女生决定要做个了断了,女生也不知道该怎样,男生对她挺好,跟男生一起学习的感觉很好,可是感觉不适合,不知道要在一起还是只做个好朋友。

 

于是,那天晚上,他们谈了很多,然而男生又落泪了,后来,实在没办法,女生决定通过摇骰子解决问题。女生说上帝不会坑人。然后,他们在一起了。低调地在一起。  

 

女生很珍惜这个男生,尽管男生犯了不少错误,女生都原谅了。男生也很努力地改正。后来,因为一个作业,她认识到了男生一直在影响自己,于是,女生要分手。可男生放不下,这陷入了死循环,女生又开始劝男生死心。

 

最终,女生答应男生大学不谈恋爱、拒绝其他人追她、五年后给男生机会,然后男生也意识到不能耽误女生、不能影响女生了,就答应了分手。  

 

刚分手时他们都不适应,随着时间的推移,男生放不下,女生早已放下。这时候女生就开始烦他了。

 

分手大概一个月之后,女生告诉他有人对她有意思,然后男生警告那个人离女生远点。后来,男生自作多情,多问了女生几句,烦到女生把男生给拉黑了。

 

然后,离女生告诉他有人对她有意思大概10天后,男生发现女生跟那人在一起了。然后男生把那个人打了一顿,并且非常憎恨那个人。  

 

现在,如果有人问我,还愿意对她好吗?愿意。  

 

人生如戏。

你知道吗,我曾经是个偷书贼。

我曾经是个偷书贼。    

 

我的家乡在南方一个三线城市,人很少但书店很多。从小学起就爱上泡书店的我,天天游荡在各个书店其中,离开时掸落一身书尘。    

 

城区中央有一个大型书城,我念初二的时候她装潢一新,但打理的人变得更少。  

 

有一天我翻阅到一本泰戈尔选集,她的词藻多么的动人,她的插图多么的娇俏。可是价格——令我这个只能蹭书看的穷酸学生望而却步罢。

 

我会好好地对待她的,我心想,然后偷偷地把书本放在书包里。抬头张望四处无人,我低下头快步走出书城门口。天阴沉沉的,空气变得有点稀薄。    

 

但故事并没有到这里就结束。贪婪是人的天性,初生婴儿凭着本能就会拼命吸吮母乳。我再次出手了。“喏,跟我去办公室。”一个着橙色马甲的工作人员面无表情望着我说。果然我还是没那么幸运嘛。我又低下头跟他穿过稀少的人群,走到另一个方向的明亮处。那里的另外一些人早已等候多时,各种质问扑面而来。

 

我毫无悔意。但我知晓要逃离这里必须示弱,于是我挤出几点眼泪,并虚构了一个连我自己都不相信的故事,外面有人强迫我做这种事云云。可能他们觉得我是初犯,也没跟我较真,最后还是放我走了,但是走之前让我留下自己的姓名学校。

 

毫不犹豫地开始签名,然而写到我姓名的第三个字时,我改掉了那个字,接下来,学校也变成另一所中学。我的心惊慌失措,但我装作擦了擦愧疚的眼泪。再次走出那个大门口,天竟然下起雨了。    

 

自从那次我淋成个落汤鸡回到家以后,整个学期我变成沉默得可怕,天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父母不明就里只认为我用功读书。    

 

最后的最后,结局也许没有人在意。一年后我以区的第二名考上了这座小城最好的高中。别人都称赞我勤奋用功,但只有我自己明白,是内心的恐惧一直在驱使着我前进,我害怕受到宽恕的运气被白白浪费。同时我又在担忧着自己在人群中被聚焦,进而被人发现这黑暗的历史。    

 

那本泰戈尔选集现在一直锁在书柜里,我自此没再做过一件小偷小摸的事。然而这个矛盾的天平从未平衡,每到夜深人静时,往往有个人心悸得好似在走独木桥。    

 

当你凝望深渊过久,深渊也会回以凝视。

我要坦白,我喜欢上我的同居已有女友男室友。

我要坦白,我喜欢上我的同居已有女友男室友。  

 

说来话长。  

 

公司在广州,深圳,东莞各有一个办公室,今年3月,我和他(下面简单称H)分别陆续从深圳和东莞调到广州上班,同时还有一名男同事(J)和我一起从深圳调到广州,因此顺理成章,我们三开始了在广州找房子,打算一起合租。

 

作为三人组合中唯一的女生,一开始我是无所谓的,首先我的安全我绝对可以保证,其次,H已有女朋友,J也是今年年尾要结婚的人,我一个单身狗,只觉有两个颜值不错的劳工及保镖,总是不错的,便心安理得地与这两个男同事开始了广州合租记。

 

因为工作岗位性质及要求,J总是出差,并且每个周末都会回东莞找准老婆,因此很多时候会剩下我和H在家。H1.83,高高瘦瘦,干净阳光,会简单煮饭做菜,会在容忍不了地脏时拖地,抽小烟喝小酒,暖男一个,住久了我们会互相捅刀。日子倒是和谐静好,他于我仅是同居密友,一来他已有女友,二来是公司同事,我不来电。

 

但日子一天天过,相处的时间长了,人会出现依赖,会习惯另一个人的陪伴,会制造出很多只有彼此的回忆…然后事情就不由着人心能管控的方向发展了…

 

上班一起挤公交,人多车晃,我1.64的个子有时候要抓住他手臂,下班会发微信一起走,买菜会被嘲笑菜名对不上,厨房小,他切肉时我打鸡蛋,他炒菜后我试生熟,不做菜时会提前一个站下车一起吃必胜客然后走回家,周末晚上有时会关大厅灯黑麻麻看电影,公司组织出游,我背包重,总要和他交换背,他的行踪我最清楚,就像我的他最清楚…

 

试过拿着软尺在厨房测量我和他身高,试过他外宿不归我刚好几个朋友来我这住只好睡他床,出门三天不回家会开始想念,公司同事经常拿我们开玩笑,我知道他唱K都唱什么歌就像他知道我的一样……

 

不是不知道他有女朋友,一开始也没别的意思,无奈人心不由人,最是敌不过朝夕相处,知根知底,慢慢会不顾其他开始想和他的将来,得知他和女友关系不稳定后我竟不道德地觉得开心,今年的情人节时他晚归,我听了一天悲情歌,心情跌落至谷底…

 

一直以为自己可以很洒脱,有爱会勇敢去追,无奈也是胆小鬼,每每只能掩盖心迹,继续嘻嘻哈哈,没心没肺……

 

这份于他于他人不痛不痒的心迹坦白,我也只能在此怪本子表露,就这样埋葬我心底深处吧!

在大学剩下的3年里慢慢学会忘记他。

 

有时候觉得比较傻的是,才上大一就喜欢上一个男生。那种一见钟情,再见终身的感觉。

 

我以前也不是没有喜欢过其他男生,唯独为了他做了很多傻事。很多事都不敢再说给闺蜜听,她们觉得我真的好傻。会再骂我,我都久而久之不敢再说起他。

 

我跟他是在一个组织认识的,他跟我不同部门。我们都是大一,我初次见到他的时候,因为没有带眼镜,所以我只知道我们组织有一个这样的他存在,我坐在他挺后面开会,他的背影吸引了我,给我一种熟悉温暖的感觉。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就这样注意他了,就很想知道他到底是谁,我想认识他,在有一次部门安排工作的时候我就想着安排部员值班的话,就可以把他们人都见一见,这样我就可以知道他的名字了。

 

抱着这种不单纯的目的工作,我也是醉了。

 

可是当时的我只能想到这个办法了,通过自己的努力,姻缘巧合,我安排到了他和我一起值班,他给我的感觉就是安安静静的,一个人独来独往的,不怎么说话,可是我就是被他那种气场吸引了,你们大家都在闹,他负责安安静静地坐着玩手机,深入接触以后发现他也有自恋的一面,也有搞笑的一面。

 

天天微信有事没事找他聊天,发现他越来越多的不同面,也许就是喜欢喜欢他才会把他给我的感觉放大化吧。终于按捺不住开玩笑地在微信上问他,不用陪女朋友么?

 

其实就是试探,他说没有,也没有谈过恋爱。和我一样。在我那时候我觉得能找到一个符合我青春期幻想,一个喜欢打篮球,喜欢游泳,不跟女生暧昧的男生,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男生,我真的很喜欢。

 

喜欢到控制不住自己天天骚扰别人,我就是想约他出来散散步,或者他打篮球我能去看看,可是他对我好像就是感知不到一样,说得有多暧昧的话,他都可以模糊理解,现在我才知道,他只是不想失去我这么一个特别的朋友而已,并不是他情商低。

 

那天我生日,我就是想看看他,千方百计得到他的课程表,知道我们班上高数的时候他们也是,就在我们对面课室,我特别记得那天下课以后我马上跑到走廊看着对面的课室门。

 

他们班还没有下课,等到一个个的男生从门口出来,我心情忐忑,我看到了他,心跳得好快,他近视,他回头望了我这里一眼,即使他看不清我,但是却让我这天的生日过得不同意义。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好像电影初恋这件小事女主为了见男主一面去隔壁栋楼上厕所的感觉,为了一面,知道花了很多心思。

 

我们不同专业,真的很少交集,有时候真的很羡慕能和他们班上公选课的女生。我没几天在ktv唱歌的时候忍不住了微信和他表白了,结果可想而知,只是我一直不想承认而已,他只是当我是朋友,朋友间的喜欢而已。

 

我在唱歌边唱边哭,边和朋友哭诉。我真的很佩服自己的,即使受伤还是忍不住和他联系,即使一直以来都是我主动,也许我这种女生的喜欢,会给他带来困扰吧?

 

因为我那么黏人,别人说,不是互相喜欢的话,你的喜欢就会成为别人的困扰,而不想对方有心理负担的话就应该做到不打扰,这是给对方最后的温柔,可是我做不到。

 

我真的做不到,也许是不甘心吧,舍友都叫我不要再天天犯贱找他聊天了,别人肯定还以为你还喜欢他,可是事实就是这样啊,我就是还喜欢啊,拒绝了还是那么犯贱。

 

我可能心理挺黑暗吧,我不想他在我眼皮地下有女朋友,被拒绝的时候我还想着很多报复的方法,我天煞的第一次表白就给他浪费了。我就是想他心里不舒服,想他过得不好。

 

我怎么那么黑暗,他为什么不给我一次机会,也许我是他眼里的将就吧,他选择不将就吧,即使我是认真的,也依旧打不动他,男生就是喜欢自己征服别人吧,太容易得到的,倒贴的,不会稀罕吧。

 

看吧我多可怜,现在只求默默喜欢他,学会不打扰他,慢慢退出他视线,在大学剩下的3年里慢慢学会忘记他。我好累。HXC

讨厌一个人,恨整所学校。

 

早晨九点,翘课的我翻找着自己的柜子–钱包不见了。

 

一日忙碌,毫无收获。  

 

次日中午十二点,我疑惑地看着校园卡的消费记录:“xx日下午2点,一楼,55元。”,正是钱包被偷之日。我很疑惑。两小时后,我来到监控室,保安大叔帮我调出了那天下午两点的录像,发现宿舍大厅里一个熟悉的人拿着成千上万瓶水走上了楼。

 

那天晚上我在他书包里摸出了我的校卡。他死不认账。  

 

又过了一天。宿舍三个人假装在看电脑,留下他一个人慌张地在床上玩手机。  

 

“bone7你出来一下”他说。  

我和他一起出去。  

“如果我说我捡到了你的钱包,里面只有一张饭卡,你会怎么说?”  

“你觉得我会怎么说?”  

僵持了半个小时,喝完三罐啤酒之后,他坦白了。  

“我一直就不想读这个专业。”  哦不是这个(其实也算吧)  “钱包是我偷的。”  

 

故事似乎就这样结束了,但其实未必。

 

自从这事情以后,宿舍里唯一一个和我有共同话题的人就这么滚蛋了,搬进来的人和我们三个原住民之间一天可以不说一句话,偶尔的话题也只限于这小小学院里那些微不足道的事情。之后,我发现我每天的生活,就是无聊地上无聊的课,回无聊的宿舍,打无聊的游戏,过无聊的人生。

 

我有时会想,如果我睡过头了不去看监控,如果他克制住自己,不去坦白,那我还会这么讨厌这所学校和这里的一切吗?我不知道。朋友说我这是因为“讨厌一个人,恨整所学校。”也许是吧。所以我想,是时候改变了。希望自己能成功转学出国,把这段记忆抛诸脑后。

除了没有你,一切都比以前好。

 

我坦白,我并不是个内心强大到足以看淡所有事的人。

 

我是个垃圾桶,朋友都喜欢跟我诉苦,我也总能给她们出主意给她们适时安慰,或是破口大骂来唤醒她们的不理智。有什么事我不喜欢麻烦别人,能自己来就绝不欠别人人情,生人面前冷漠不好言辞,熟人面前得体没有小情绪。

 

而我要坦白的是,我会想事情的时候想得眼泪冒出来,经历过的每一幕像拍照的底片一样一圈一圈围着我绕,来来回回呈现在眼前。

 

我用过一段很长的时间很用心地爱过一个人,也很痛心地放弃了那个人。

 

一开始我大家都认为我这么长情的人再也很难接受新的人选,可是令所有人惊讶的是我反而很快地走了出来。她们就会质疑我过去的感情,我也并没有说什么。其实我清楚我之所以那么快地开始了新的感情,是因为我觉得,既然不是你,是谁都无所谓了。这次是我的蜕变。

 

从以前的有不开心就发朋友圈寻求安慰,到现在在备忘录写下一点点小心思,等看开了就删掉;从过去上微信盯着手机等秒回,到现在看电影会因为不想受影响而把手机屏幕反盖过来;从过去心里一有不舒服就张牙舞爪地向情人朋友抱怨到现在看情人朋友抱怨会觉得不屑;从过去八十几的体重消瘦到七十几,到现在拼命吃再回到八十几。

 

我知道,我还是那个我,骨子里住着一个柔情的我,只是它被封锁在里面,很久很久都不会再出来了。

 

可能有一天会像被压在五指山下的猴子一样唤醒,也可能也就这样了。其实也挺好的,除了过得不真实不像自己和没有你。

 

一切都比以前好。

 

打完这段文字 我依旧是那个特立独行不为所动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