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我爸妈亲生的女儿。

他们都以为,我不在乎,我不会爱。

 

不知道怎么的,我从一个小学的时候天天和男生掐架的大姐大长成今天这副安静、乖巧、寡言的模样。

 

郭静唱过,“有些故事,不必说给每个人听。”于是,高中过后,再也没有跟别人讲过自己的故事。有人说我文静,有人说我冷漠,我也渐渐不在乎他们看到的是不是真的我。少说,少做,似乎就可以少撒点谎。谎言说多了,想解释就很费劲,只能任由它们越滚越大。幸运的是还有几个可以真心相待的朋友,尽管已是各奔东西。


爱最深也伤最多的是亲情。我可以跌破头而不掉一滴泪,却受不住家人的不谅解和劈头盖脸的责备。

 

常听爸妈讲,小的时候我贪嘴爱在饭桌下转悠,于是爸爸就喂了我一口白酒,弄得我满身通红;我爱哭闹,爸爸就让我坐着他的摩托车带我四处兜风;爸爸总爱用他又黑又硬的胡须来“吻”我的脸,痒得我咯咯笑……

 

细细回想,原来我也曾有过一段跟爸爸妈妈亲密无间的童年。只是懂事以来,这样的亲密就再也没有过。我们之间的交流少得可怜,真的不是一般的可怜。别说谈心,当我想像一个大人一样跟他们说话时,我甚至都会感到莫名的尴尬和难为情。好像我一直都在向他们隐藏我已长大的事实,但是也许实际上,我并没有真正“长大”吧。多么讽刺,我早已过了18。

 

也许,对他们来说,“不闻不问”的我,是无情的,没爱的吧。


我不是我爸妈亲生的女儿,这我从小就知道,爸妈从来也没隐瞒过我的亲生父母,因为他们就是我现在的舅父舅母。外婆在世的时候,好像还很希望我能“承认”他们。要说在意,那是小的时候。我觉得我就是一个被“抛弃”的孩子,养父母不让我叫他们爸妈,而要叫他们舅舅、舅妈。然后小伙伴们就会问我,你为什么这么叫?那时候一听到这个问题我就很不耐烦,甚至很沮丧。有恶劣的孩子说,因为我是捡来的孩子。不只是小孩,邻里亲朋好友来了家里也毫不顾忌地谈论我的身世,仿佛我是个小孩就等于我是个聋子是个傻子,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不懂。其实我很反感那些人,他们一来我就躲得远远的,眼不见为净。

 

那个时候,我应该是恨过我的亲生父母的。看到他们,连话都不跟他们说。长大一点就想开了一些,其实无所谓“恨”,因为从来也没有爱过,不存在感情基础,而且现在的状态其实挺好的。

 

有人说上帝在关了一扇门的同时必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我一直都认为自己是幸运的,至少养父母都视我如己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跟我妈说,别人老问我为什么叫她姑姑,于是我成功地改口叫了妈。也许是爸爸太严肃,那时候不答应我叫他爸,长大了反而觉得改口难为情了。

 

我想我这辈子不会在嫁人之前有亲口叫一个人“爸爸”的机会。但是,爱已无关称呼。

 

而我原本应该生活的那个家庭里,大我4岁的哥哥,大我2岁的姐姐,小我1岁的弟弟,竟都已经结了婚生了孩子。当我获悉弟弟要结婚的时候,我是震惊的,但我没能力也没立场干涉,也许那就是他们想要的幸福。难以想象,如果当初他们没有把我送走,那么如今的我会是什么样子?尽管现在的我过得不见得多好,但是我一直走在自己所喜欢的路上。我拥有的,虽然不多,但都是我想要的,也可能是别人羡慕的。

 

我很容易知足。


我唯一遗憾的是,长大后,我的三个哥哥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子相处了。在我现在的家庭里,最小的哥哥都比我大十岁,也是现在相对理解我关心我的哥哥。小时候,对家里唯一的一个女孩,他们也真的是疼爱有加的。


我很赞同那句话——有哥哥的女孩最幸福。我记得,夏天的时候,他们带着我到院子里去捉蜻蜓和知了,捉了满满一个盒子,我用盖子盖着,结果第二天它们全成了干尸。我们还一起去溪里游泳,哥哥们教了我几十次最终我还是没学会怎么让自己浮在水面上不沉下去。我们一起去捉鱼,大的蒸了吃了,小的养在水瓶里。

 

哥哥们喜欢唱歌,还都是麦霸。大哥最精于电器,他自己做了大音箱,摆在客厅里,改装了各种均匀器什么的,插上麦克风,和二哥三哥,一唱就是一天。那时我也会跟着他们唱,那首陈星的“流浪歌”唱得父老乡亲们都直夸好,不小心好像暴露年龄了。我想我钟情于经典老歌绝对是那时受到了哥哥的影响。

 

有一次,大哥偷偷买了香烟怕我告密于是把我拉进小黑屋诱导我跟他一起“尝尝”,结果我只吸了一口就哭着闹着找妈妈告状。而现在大哥是三个哥哥里唯一一个不吸烟不喝酒的。印象中大哥是最有耐心的人,以前每个月大哥打工放假回一次家,我总要缠着他跟我讲数学题,他从来也没有不耐烦过。我妈常说跟人家说,我小学成绩好,都是我哥教的。现在我对着哥哥的女儿辅导功课时,就深深感受到那时大哥的“不容易”。

 

对我最凶的二哥,也曾用他打工挣的钱给我买了一个漂亮的红色布风筝,我们在天台上把它放得很高很高,结果不小心线断了,风筝掉下来挂在一大树上,兄妹几个只好屁颠屁颠扛着梯子去“捞”风筝。三哥给我讲过最多睡前故事,那时候我叫他“蜘蛛”,他随即回我“那你是螳螂。”

 

其妙,莫名。有一次,我心血来潮吵着要买一双新拖鞋,三哥只好骑着摩托车带我去镇里买。结果在穿过一个小巷的时候,哥哥的车不小心撞到一个突然跑出来的小男孩。所幸只是小伤。但那时我害怕极了,觉得自己的无理取闹会被大家当成罪魁祸首。然而哥哥第一件事就是安慰我有没有被吓到,那时哥哥好像也才到18岁吧……


所有的这些,我都记得,历历在目。因为稀有,所以珍贵。我想,如果单独回忆与哥哥的相处,我可以写成三本书。现在,哥哥们都结了婚,有了各自的家庭,彼此之间也不再似从前般亲密无间,本是人间长情。我也从那个有点任性的小妹,变成一个看起来安静懂事不太会说话的“大姑娘”。


我最怕,最怕,不是烟雨蒙蒙看不清你的身影,是沉默寡言而他们不知道我对他们的爱。
现在,三个哥哥再不住在一个家里,我不知道哪里是我的家,哪里都没有属于我的房间。我回去也只是跟哥哥的女儿凑合挤一张床。曾经我觉得我是这个家额外的负担,现在我越来越觉得我像个局外人,哪里都不是自己的归属。我甚至宁愿一个人留在学校也再没有回“家”的强烈欲望,奈何我想多陪陪年迈的爸妈。有时候我也自怨自艾,可叹自己从来不是谁最最关心最最重要的人,从来不是谁的生活中心,哪怕是父母。


现实一点来讲,我们并不是一个特别和睦融洽的大家庭,我们常常会因为钱因为日常琐事发生矛盾。最亲的人之间也有心存芥蒂。我尽量不让自己掺和到这些纷争之中,这样的我仿佛看起来对他们对整个家都漠不关心。我曾经想重新当一个家人们的开心果,然而那真的是想太多,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后来就有些自暴自弃了,每天在家里,从早上起床到晚上睡觉,主动说的话可能不会超过5句,只顾着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这样的我自己都讨厌,可能他们也觉得看不顺眼,只是没说出来罢了。


离开家选了外地的大学,每周给爸爸发一条短信,而过去,爸爸从来不会也没有发过短信。我一直避免在短信里用到称呼,后来我妈跟我说,“你爸都跟我抱怨你都没有叫他。”……后来,我第一次在短信里打了“爸”字,却怎么看怎么别扭。每周给妈妈打一次电话,她跟我说有空也给你哥哥嫂嫂打打电话,别让他们觉得你都不闻不问的。其实我明白,妈妈会这么说,就说明他们已经这么觉得了。然而,除了偶尔的一条短信,我还是从来没有给他们打过电话,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所有的嘘寒问暖仿佛都太过单薄太过虚伪。


总有些这样的时候,正是为了爱,才悄悄躲开。

我坦白,沉默,不是因为不爱。是因为爱得太深,却又无法为爱的人做点什么,哪怕一个电话。人有时很奇怪,可以轻易对陌生人说感谢说对不起,却无法对最爱的人表达基本的关心。我感谢他们曾经给过我的,现在偶尔给的关心,让我勇敢面对生活。惟愿他们都平安喜乐。


小的时候第一次抢麦唱的那首《流浪歌》并不懂它在讲什么,而如今我正在亲身经历着——

流浪的人在外想念你,亲爱的妈妈
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没有一个家
冬天的风啊夹着雪花,把我的泪吹下
走啊走啊走啊走啊,走过了多少年华
春天的小草正在发芽
又是一个春夏
……

他丢下几千块钱的抚养费,就像逃命一样地走了。

 

看到关于“坦白”,想了好半天也没想出什么故事,于是就微信公众平台回复了什么是坦白,没一会儿,得到了这样一个回答:或许很少说出的话就是坦白。


坦白来讲,很少说出的话有很多,但是有些话可能一辈子也说不出来了。在这个时代,单亲已经不算什么稀罕事,身边有很多人都深陷在这样的泥沼中难以自拔。家庭的不完整往往导致了我们这些孩子的不安感,而现在我想发声,让正在失去的人不那么绝望,让还拥有的人懂得珍惜。


我生长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 从有记忆以来只记得那时的爸爸晚上煮火锅当做宵夜, 一家人凑在小锅前吃的津津有味,有说有笑。夏天的夜晚屋子里总是闷热难透气,那个时候爸爸就带着我上天台睡,躺在凉席上,看着满天的星星,伴着蝉鸣,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小时候总是喜欢看少年包青天,那时候看着一些桥段总会害怕,深夜深人静的时候就就喜欢坐在熟睡的爸爸身旁安静的看着电视,那样就觉得像是有了依靠和安全感。这是在仅有的记忆中与爸爸的美好回忆,那时和所有孩子一样总是有着我老爸是万能的概念。可就残存那么一点点的美好记忆,终究还是被我奶奶的重男轻女和我爸的愚孝中夺走了。


接下来的生活就是永无止尽的争吵,直到六年级爸妈离婚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我爸,他丢下几千块钱的抚养费,就像逃命一样的走了,他像是生命中从未有过的存在消失的无影无踪。后来,我就搬进了姥姥家,过上了寄人篱下的生活。那时候的我无比的脆弱和敏感,有那么些在暗流涌动都会在心中泛起波澜。我发现这世界的规则也适用于家庭,离异和经济上的困窘,一开始会让人觉得同情,可任何事情都抵不过时间的坚持,这些最终只是变成了不耐烦的拖累。在家庭中我学会了小心翼翼,学会了不该那个年纪承担的一切,但我从未忘记前进的心。也许是潜移默化中继承了妈妈的坚强,我乐观的选择无条件相信,相信总有一天一切会变好,不用面对冷眼和嘲笑,可以主宰自己的生活,而现在的我正在为这样一个目标努力。爱过痛过绝望过挣扎过,然后不再期待未来,因为我想活在当下,我在努力做好现在我该做好的每一件事,一步一步,而剩下的,就交给时间去评判。


上天是公平的,你失去的都会以另一种方式归还给你。离异家庭的孩子往往都不再相信爱情,或者孤僻,或者乖张,或者自卑,因为我们需要一种坚硬外壳的假像的包裹,去抵御不敢轻易信任的世界。我想请你碰到这样的孩子或者朋友,耐心一点,包容一些,因为当我们感受到真诚的爱和温暖,我们就会卸下利刺,毫无保留的把心交给你。我依旧相信爱情,为什么不呢?我的父母只是我的父母罢了,他们只能代表他们自己的人生,要给自己拥有美好的能力,也要相信自己值得拥有那些美好。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这种傻气的乐观和坚持,我只是觉得坚持度过难关,咬牙撑过去也不过如此。世间的一切能量都是守恒的,不尽然是坏事,也不尽然是好事。


活的潇洒就是你对人生的交代阿,我也曾躲在被子里偷偷哭泣,我也曾夜不能寐,但是等一切过去,你会发现你成为了新的自己。经过了洗礼,你的世界好像也变得与从前不一样了,你也可以开始独当一面,你也可以笑对坎坷。这世界本身就有很多不公平的事,何必让自己因为这些不公平活得那么累呢。改变不了的就去适应,然后把自己变强大再去制定这个世界的规则。


现在,我正在经历着家庭中最大的变动和决裂,有太多太多扑面而来难以承受的气息。但任何东西总是要付出代价才能学会,才能成长。我也有过悲观,但我从不厌世,因为把自己这辈子活的性价比高点儿才能撑得起你这看似惨淡飘零但却比别人都无比富足的人生经历,多好。


即使生活充满绝望,但你要满怀希望。嗯,我的坦白就是这样咯。

我被电话诈骗骗走了全部的学费和生活费。

第一匿名,第二没存底稿,第三,总有一天我会用自己的名字笑着说出这件事,可是现在做不到。  

 

那是大学的暑假,那个下午我经历了最愚蠢的电话诈骗。就是经典的交通事故转接公安局再发现资金不安全要转移,然后我把父亲提前转入银行卡的学费生活费全部提出转走。

 

钱汇出后,我还听话地把凭条撕了,在离开垃圾桶的瞬间,我的心就开始往下坠了。  银行到回家的路只有五六分钟,我在家楼下停了另外五分钟。啊我只知道颤抖,我被自己的愚蠢惊到了。然后换了个方向走向了派出所,说了平生第一句“我要报案。”

 

我向警察大叔重述了被骗过程,又在他的提问中逐步补充,渐渐发现其中显而易见,一点都不专业严谨的漏洞。我余光瞥见其他经常的摇头冷笑,一副“又一个蠢人”的表情。我突然深切明白为什么被强奸的女性不愿意报警了。掩盖起来,至少表面上还是光鲜亮丽。最后警察大叔跟我说“一定要告诉家长。”

 

我突然意识到这才是最绝望的时刻。  

 

重述一次,都像是处女被迫赤裸裸地游街一次。我也不愿意暴露愚蠢,可是钱的问题并不能就此解决。于是我要亲口告诉父母,他们最信任的聪明女儿被最蠢的电话诈骗骗了钱,亲手摧毁自己十几年塑造的聪明乖巧的形象。一方面是那一刻我意识到自己傲娇的资本来自于父母的完全信任,另一方面是我强大的自(xu)尊(rong)心。  

 

那晚我做好晚饭,沉默地等待。我感觉从来没有如此安静放空过。听到钥匙响起,门口映出两人的笑脸,我整个人都僵住了,那种无力绝望只有小时候玩大摆锤屁股脱离座位瞬间才有过。  

 

那晚父亲摔了电话,母亲抓着我的手不说话(她连安慰的话也说不出来了)。父亲最后说“不要想了,我来解决。”那种语气里的怨恨愤怒,像铁锤一样挫碎了我的心脏。我走进房间,站在父亲身边,后背因为冷汗变得凉飕飕的。然而他没有抬头。我心里抑郁痛苦的情感已经膨胀到极点,眼泪宣泄而出,就这么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哀切地恳求父亲不要这么冷淡。  

 

我想起这一天之前,父亲对于我都是百依百顺,甚至家里的决策更多地听取我的意见而不是母亲的,我感受到一种家庭地位的优越感,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这样低头,哭着恳求。也是这个时候,我自懂事后第一次,向父亲诉说自己的内心。我告诉他我对于他们的依恋,我所有的骄傲都来自他们的信任……  

 

被骗当然还有很多后续,但是从那一天起,我才懂得收起在父母面前傲娇的心。  那么所谓坦白,都是要先放下自尊吧。(四十五度一脸忧桑的样子)    

 

因为太虚荣太死要面子,所以被骗的故事一直藏着掖着。现在用平静地写小说的心态,好像在讲别人的故事。可是回忆还是像扇耳光那样清醒头脑。于是后来走上了放下傲娇,自黑自嘲的不归路…

渣男在吵架时,身边总有那么几个女生。

 

四个月前,和男朋友分手了。

 

那天晚上我们大吵一架,之后他发了条微博,闺蜜看到了就去讨伐他,然后他又跑来和我吵,质问我为什么装坚强,为什么在他面前跟别人不一样,为什么不把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展示给他。我被他说得很委屈,在一起一年多了,他连我哪句话真心哪句话玩笑都不能分辨。我觉得他不能懂我,他觉得是我不让他懂,于是吵到最后他提了分手。

 

我说好。这是他第二次提分手。

 

 之后三个月里,我们像没分手时一样,每天聊着彼此的日常,关心对方的生活,这让我感觉他的爱从未少过,他也从未离开,虽然早在分手后没几天他就有了新欢。当时我们是异国恋。

 

后来七月中考完试我买了当天的火车票匆匆赶回家,为了赶在他回澳洲前能见上他一面。下了火车还要换乘四个小时长途大巴才能到家,那天天气炎热从出站口出来只觉得浑身水份要被蒸发干净,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到客运站门口我竟然看到了半年来最想见到的脸。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好像小说的情节一样,其实我的内心是激动的。

 

到家后我们一起吃饭,我去看他刚买的小金毛,晚上他牵着我压马路,最后送我回家。所有的一切都那么熟悉,所有的幸福好像都那么真实。像以前一样深夜我们聊语音,可突然他说,我是个渣男。

 

 “那个,女生H一直喜欢我,我拒绝了,但又不想放弃和她的朋友关系,而且H一直没有放弃。分手前我们吵的很凶那时身边又有H,所以我劈腿了。我没告诉你,因为羞愧难当,所以分手时用各种借口欺骗自己麻痹自己,说我们不合适,我们距离太远,我们没可能了。可我骗得了别人骗得了你却骗不了自己,我一直在后悔,每次都差点忍不住找你,但我没法面对你。今天终于忍不住跟你说了,我知道这让你很难过,你也可能会恨我,可我不想瞒你。我还要告诉你,我爱你,最爱的就是你了,分开这么久我还是常常想起你,想起我们在一起的场景,一起走过的大街小巷吃过的美食。这次回国和朋友一起吃饭他们总是提到你,我一直没忘了你。到现在我都后悔,我知道自己做错事了,也不奢求你原谅,你恨我吧,忘了我。”  我哭着听他说完,却怎么也恨不起来,我说:“我原谅你,你回来吧,咱俩在一起。你们之间所有的我都不在乎,我只要你。”

 

他拒绝了,还告诉我,我已经伤害了你,不能再伤害她了,我不想再渣下去了,我们就算重新在一起也回不到从前了。你怎么这么傻,你有没有出息,你恨我吧。

 

那天我哭了不知道多久,终于耗尽力气睡着。第二天醒来枕头有一大片水渍。还真是一个傻得可怜的傻姑娘。  不过现在我终于决心忘掉我们之间的一切,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

 

分手那天是4月1日凌晨,多希望他告诉我当时说的话只是一个愚人节玩笑。  我不知道可以跟谁说,就当作自己的一个秘密好了。希望说给可以看到它的你听。

“杜若”,它的花语,是信任。

杜若不是我的名字,之所以选择写这样的一个话题,大概是因为我的全部故事都要围绕“杜若”,它的花语是,信任。  

 

高中的时候,我在一个寄宿制的学校,宿舍里住了八个人。那个时候我很受欢迎,和班里的学霸学渣统统打成一片,因为我很少生气,很少发脾气,也不懂得记恨,不是我善良,只是觉得争吵很累。

 

于是,这样的我自然而然做了舍长,努力去让我们八个人变成二货加神经病。可是我上铺的那个姑娘小A总是很难融入我们,我知道班里的女孩都不怎么喜欢她,但男生几乎都是她的哥哥。开始的时候我们七个人是一个小团伙,小A一个人孤零零,我偶尔会和她一起吃饭,所以她对我有一些依赖。

 

后来学校重新分配寝室,是混合宿舍,我们班三个女生,另一个班五个女生。当时我和另外两个女孩子关系十分紧密,所以我们三个心里打算让小A去别的寝室,并演了一出戏。但结果出人意料,学校重新分配,我们四个住在了一起,小A仍在我的上铺,演戏的事情就悄悄地压了下去。

 

我也因为心里有些愧疚,对小A愈发好了起来,而她对这来之不易的友情也格外珍惜,很听我的话。我以为我们可以一直做很好的朋友。

 

直到有一天,语文考试结束,我考得很差,而小A却考得出乎预料的好。我有些失落,她却叽叽喳喳谈论自己的发挥得如何好。她在我面前得意洋洋的样子不知怎么就激怒了我,我和她争辩起来。

 

我没想到平时那么听话的小A竟然和我争锋相对,我气极了,口不择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小B面前说过我多少坏话,你能在小B面前装小绵羊。你在我面前骂她,就能同样对我!”说完这些话,她的眼泪汹涌了起来,拉来小B与我当面对峙,那一刻,我无话可说,我知道我做错了。

 

后来,过了很多天,我鼓起勇气给她写了一封信,向她道歉。隔着两排桌子,我看见教室那头的小A泪如雨下,第二天我收到了她的回信。

 

信里她说:“你知道当我发现你们三个竟演戏谋划赶我出去的时候,我有多难过吗?可是我不能哭,我对着另一个班的学生发脾气,只是想让你发觉我的难过,不要赶我走。”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以后我要好好对她。

 

我以为这就是结尾了,以后的一切都会很美好,可是我又错了。

 

我们之间的怨怼不是我给了温暖就可以消失不见的,而我们之间的信任早已慢慢崩塌……  

 

和小A和好后,日子平静地过了一个学期,我们看起来还是亲密无间。转眼第三次模拟考,一天下午我回寝室找东西,发觉小A在床上闷着声音哭。我把她抱在怀里问她怎么了,她的眼泪浸湿了我的衣服,模糊不清的说,小C要和她分手。我知道他们之间一直都有些小摩擦,小A在小C面前很是任性,两个人经常冷战,可事后小C总会先低头认错,所以我们都觉得这对冤家,真是让人头疼,不过谁也没有想到他们会到分手这一步。

 

于是那天晚上,我和小A一起去找小C,我答应她,我要帮她挽回小C。我们三个人僵持了五个小时,可是结果却没有改变。

 

我知道小A很在乎小C,所以之后总是不经意地劝说小C,给他俩牵线搭桥。但是事情的发展超乎我的想象,不知什么时候起,班里竟流传起“我是小三”的言论,可我怎么也没想到,散播谣言的竟是小A。

 

听到她亲口承认以后,我像个木偶一般挣扎着离开教室,离开我认识的所有人,坐在没有人的楼梯间不声不响地流泪。

 

那天,我和她之间最后的一点信任终于扯断,我也终于明白了心痛是一种生理反应。

 

她明明知道,我暗恋班里的另一个男生两年了,为什么还要我背负着这样不实的骂名。

 

一直以来,我对她心存愧疚,也在后来的日子努力地真心实意地对她好,想要温暖她,可是有些信任碎了就是碎了,任凭最好的胶水也无法恢复原样。我们在彼此心里留下伤口,连一句对不起都没能说出口,便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我们没能好好地开始,也没能好好地结束。

从小,我就讨厌我的父亲。

小时候母亲半夜摇醒我带我回外婆家,第二天父亲来外婆家打扰午觉中的我和母亲。躲在母亲身后落泪的我,被抽泣的她谴责为何不站在她身前保护她。

 

然后母亲开始了日复一日的剪照片。

 

到上法庭那天,家人想让我上庭选与谁生活,在庭外遇到父亲。他要抱我,我害怕得哭了起来了也不愿让他抱。

 

最后法院结果下来我和母亲生活,哥哥和他生活。

 

母亲这边从那时起就一直告诉我,你父亲有多坏多坏,不让我和他单独见面,不让我用他给的钱。

 

带着这些扎根于脑的想法,看着母亲一人辛苦外出打工拉扯大我和哥哥,看到不负责长不大不生性的哥哥 ,心中长出我恨父亲的幼芽,慢慢长成了大树。尽管亲戚会告诉我,他是你的父亲啊。但意识告诉我我恨他,我讨厌他,把所有一切归咎于他。

 

最近几年母亲有次柔情地说起,其实你爸虽然不好,但起码负责任,在家没钱时会出去赚钱养家。而上大学后读了心理,在获取知识的路上,也更了解自己。慢慢把对父亲的怨恨融化,发现母亲是因爱生恨,发现心中那幼苗其实是简单的害怕。

 

”对不起,怨恨你这么多年。”我在心里想。

 

算算,好像是已经八年没听过他声音,没有见过他。但这并不代表我后悔,仅仅是,悼念自己生活中早已逝去的父亲。

我们都是女生,三年前在一起了。可你四年前已经有了男朋友。

我们都是女生,三年前在一起了。

 

可你四年前已经有了男朋友。

 

我像一只鼹鼠,躲在地下,  不能发声,不能看见天日,  我知道你也一样。但我们都被所谓的公序良俗绑架,日复一日躲着藏着,过着一万个不情愿的人生。

 

美国同志婚姻合法化的时候,其实挺感慨的。我们怕的是什么呢?流言?名分?真的怕吗?怕的不过就是父母伤心,就是那么土的理由就绑了现在和后半生。多少次在你家的晚上,我想推开门就告诉你父母,我们是恋人,我要娶你女儿,我会负责。

 

可是呢?

 

同性恋是病,没药医了。

我很想你,每个细胞都在想念。

I want to know how to quit you.

 

这是一个绝密的事情,一个藏匿我心中谁也不知道的故事,一个我独家的记忆。    

 

第一次高中见你,我对你并没有多少好印象。阴差阳错,后来我们在同一个老师家补课。年少无知的我总是嬉戏打闹,就这样简单的我们相逢了。

 

时光太匆匆,从高中到达大学,我们还是紧密的联系,比亲人还要紧密。

 

我坦白,我喜欢你。    

 

我们隔着1688公里,我在淮河以北,你变成南国姑娘,没有直达的火车、飞机,我们也已经5个月零8天没有见面,43天没有通电话,我很想你。

 

最后一通电话是我生日的时候,你告诉我说你很残忍,你说你的信口开河,我的信以为真,你说以后爬山旅行不要再找你。我很伤心,伤心的清楚的感受到来源心里的钝痛。    

 

其实,对你的感情不知如何判定是对是错,是少不更事还是命中注定,我只知道明天你要回来了,你没有告诉我你的航班,我不知道你会不会与我见面,我也不知道现在的我在你心里是何种角色。

 

近乡情怯,近人情更怯。    

 

我很想你,每个细胞都在想念。我喜欢你,喜欢到永远不会有人知道。    

 

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让我再看看奔往目的地时望着窗外阳光的你的侧脸。    

 

对不起,我忘不了你。

我爸关掉我的游戏机,我狠狠地给了他一拳。

在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曾经气急败坏地揍了我爸一拳。至今回想起来,羞愧难当。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对别人挥舞过我的拳头——他是唯一吃过我拳头的人。如果有机会让我回到过去那一天,我一定遏制住自己内心那股不成熟的恶火。

 

说起来很可笑,那时我年少不更事,沉迷玩电子游戏机。当时我们家并没有经济能力购买电脑,我玩的是小霸王。虽然都是一些今天看来非常幼稚的游戏,可是那时我确实玩得不亦乐乎,甚至不分昼夜,完全沉醉在里面,自以为获得了巨大的满足和荣耀。  

 

爸爸每次下班回到家都一脸疲惫,他总有做不完的工作要带回家做。当时家穷屋陋,一家四口挤在20平方米的小地方,平时走动都要侧身避人,颇不方便。

 

爸爸饭后就坐在一张方桌边专心敲着计算器算账。我摆好游戏机,坐在电视机前,拿着手柄,全神贯注地投入游戏世界的过关闯将中。父子二人各行其是,互不干扰。  

 

可是有一次,爸爸有一笔账算不出,十分烦躁,焦头烂额。他看到我在玩游戏机,心里突然一阵愤怒,就突然把电源关掉。“玩玩玩,就知道玩!”他嘴里不停地咒骂。  

 

那一刻,我也不知道自己脑袋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只是怔怔地看着电视剧漆黑一片的屏幕。然后站起来,什么也没说,狠狠地(是的,我确实用尽全力)往他的脸打了一拳。  

 

我不记得那是什么样的声音了,可是我这辈子都忘不了爸爸挨了这拳后,脸上的肌肉就抽搐起来。他怒目圆睁,用力地扇了我一耳光。“啪!”非常响亮。这是他第一次打我。  

 

后来我是哭着跑出家门,到了凌晨才晃晃悠悠地回来。在昏暗的路灯照明下,我看到他坐在门口等我。  

 

 这件事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我因为玩游戏机,揍了我爸爸一拳。是我先出的手。当时我学习成绩很好,心高气傲,以为自己玩游戏机只是小事一桩。因为在我看来,考全级第一名并不是什么难事。既然玩游戏机不妨碍我的学习,那有什么关系呢?  

 

但是沉迷游戏让我不再那么关心身边的人,不再专注生活本身和自己的成长。我在游戏世界花费太多时间,却不知道自己与现实已经逐渐产生隔阂,不知道自己已经变了。  

 

我从来没有怪过爸爸把我的电源关掉,也不怪他扇我耳光。那都是我应得的,至少让我恢复了一些清醒。后来有了电脑,我还是很不争气,依旧喜欢玩各种网络游戏。但是慢慢地,尤其是上了大学,我开始想约束自己。

 

到现在,我已经与游戏恩断义绝。很久之后的我才明白,游戏只是人生一小部分,它是虚拟的,甚至连一小部分都算不上。

 

游戏以外,人生还有更多有意义的、值得珍惜的事和人。

我是胖子兼学渣,喜欢有着一双小鹿般敏感跳跃眸子的他。

让人以出卖自己心里一个秘密为代价,换一本带着许多人秘密的书。

 

人的秘密还真不值钱,但不说出来,就只能烂在心里这撮发酵、滋润、埋葬它的土了。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久远到我甚至忘记了太多不公的细节。作为一名胖子兼学渣,我喜欢上了班里一个有着一双小鹿般敏感跳跃眸子的学霸。

 

当时我不擅长掩饰,这件事很快便在没有告诉任何人的情况下被发现,并且他们开始起哄。他也就是从那时起用嫌弃到不留余地的眼光注意着我。

 

那几年里,我瘦了整整16斤。不过不是为了他,而是精神上被活活折磨到瘦下来。

 

不过,他的藐视也让我懂得了自己的弱,而我必须要变强。在他拉拢小团体敌对我,散布有关我的谣言的时候,我知道了谁才是真正的朋友,谁到底站在哪一边。

 

我很感谢在我又胖又懦弱的时候还喜欢我的男生,哪怕那个时候没有几个人敢对我表示丁点友好。

 

那几年的经历让我看清了很多。我没有所谓的“青春”,但我想说我仍旧感谢那段时间,因为它已成我生命的一段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