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没挂过科人生就不完整了。

 

刚看到坦白二字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肯定有什么事情是做错了,或者隐瞒着别人。

 

我拉了下公众号的评论,热门评论里有一句是这么写的:肯定会有很多人写表白的故事。

 

的确啊,我刚开始也是这样子想的。有个人就在我的脑海里突然一闪而过,可是我并没有做错什么。所以我不打算和他坦白。

 

我要向我妈坦白的一件事是,我微积分Ⅱ的重修考试又挂了。大一下学期学的微积分Ⅱ,我考了54分。

 

悲催的是,我查成绩时我妈在旁边,结果是我被她数落了整整一个夏天。

 

后来开学补考,我又挂了,但是我骗了我妈。她一直催我一直烦我,所以我就说过了。补考的时候过了。

 

大二下学期,我只能跟着大一的师弟师妹去上课去重修听课,到期末考试再考一次。

 

暑假查成绩的时候,我知道自己还是挂了,然后我就在烈士陵园正门哭了。 当时我和朋友约好了去玩,却哭的天昏地暗,比失恋还失恋。因为从我们这届开始就取消清考了呀。

 

后来,开学的时候我知道还有一次清考,那是最后的机会了。因为以后都不会有清考这一说法了。

 

其实,就想跟我妈说句对不起。骗了她这么久,其实我的微积分还是不能过。

 

我又开始心塞了。

我是死傲娇,于是我说了反话。

在初中的时候,因为我们班的宿舍只有一个并且早已满人,而我是学期开始了一段时间才申请了住宿,于是我就被分配到隔壁班的宿舍。  

 

直到现在,我依然记得入住的第一天,父母把东西拿过来,我自己弄好了所有,站在阳台处看着外面。说真的,挺担心不能跟她们好好相处,(以前初中大家都年纪小,特别多那些一群人欺负一个人嗯事)于是暗自决定了不要和她们走太近。

 

 晚上她们都来齐了,她们都一起玩得很好,我觉得有点尴尬(毕竟不认识),所以一直站在阳台没有说什么。后来不知道是谁组织了一下她们,一群人来到我身边,问我,“哎,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还记得她们的眼睛里没有杂质,纯得一塌糊涂,大概也是因为她们比同龄人宽广许多的心,我才如此难忘那一段和她们在一起的时光。后来,我和她们每一个都一起睡过觉(这是其他宿舍没有的)。虽然是宿舍的小床,但我们还是特别开心。

 

她们特别喜欢分享(大概也是因为她们宿舍都相处得很好于是愿意分享),没有说会落下哪一个。她们跟她们的班主任特别好,儿童节那天她们班主任特地买了东西来和她们庆祝,完全没有因为我是别班的就不理我。那天特别开心。

 

其实和她们并没有太多的特别的东西可以说,大概是那种特别舒适的相处方式,让每一天都过得很快乐。  

 

我的下床,Q,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以前我被别人欺负过(就是那种很幼稚的冷暴力那种),我回去以后跟她说,她是那种一脸替我感到不值的样子,并不是像现在的那些人,你跟她说事,她敷衍地嗯一下那种。

 

记得有一次她问我,说让我从最喜欢的人开始排名一下宿舍的人(因为她们都太好了所以我超困难_(:з」∠)_)。坦白的说,我最喜欢的,非Q不可,要不然我就不会什么都对她说。但是我就是那种越喜欢一个人就越是欺负她的人,于是我说了反话,把我觉得第二喜欢的人说成了第一名,把她说成了最后一名_(:з」∠)_。  

 

在这里真的很想坦白,住了这么多个宿舍,最喜欢这个宿舍,最喜欢这个傻Q。嗯,我是死傲娇。

我并没有你们想的那么优秀,我上的是专科。

去年,我不愿放下我的自尊,强颜欢笑地编制着关于美好明天的谎言。  

 

可是现在,只有我知道,我明天的路是多么坎坷,多么难走,但这些都是我自己造成的,不是吗?  

 

高考前,我说,我肯定会考的很好,即使再不如意,至少也会有个本科上吧。现在我还记得那两天阳光明媚,蓝天白云。

 

前几场一点都没紧张,最后一场是英语,可是却莫名的紧张了。从写名字到最后作文结束,手都是抖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回事。高考的结果差强人意,可是却因为自己的固执,自己的爱慕虚荣,自己的那点面子,报考的大多是人们所熟知的学校,然而去年的录取分数确实出奇的高。

 

或许我当时是疯了,在拼自己的运气吧,终于,上天终于告诉我,我运气并不是那么好,我当时是真的疯了。一次次的被退档,最终去了专科。

 

在我去的唯一一次的聚会上我却没有勇敢的说出来,同学都以为我上的是本科。我没有勇气对同学好友及亲戚说,我怕她们惊讶,安慰,亦或背后的嘲笑。

 

大凡自命不凡之人必然自以为是,自以为是之人必然刚愎自用,对,我要说,我就是这样的人。

 

一年了,她们谈及大学四年会怎样,我只能在旁边敷衍,因为她们不知道我只上三年。直到现在我才敢把它写在纸上,让心里的压抑的地方腾出个空隙。

 

如果让我重来,我定会放下当时的自尊,放下那不值钱的面子,毫无畏惧地说;“我并没有你们想的那么优秀,我上的是专科”。

 

这样我就不用编那么多的谎言来圆谎了吧。

愚蠢的我害表哥被骂了,可是我什么都没说。

2008夏天,那时我才10岁,因为姥姥生病我和舅舅家表姐陪姥姥一直住在阿姨家里。表哥上补习班,阿姨和姨夫上班,所以家里白天就只有我们三个人。

 

有一天刮大风,阿姨家阳台的纱窗被风从八楼吹下了一楼。刚好那天下午,表姐有事回家了,就剩我和姥姥。

 

阿姨一家人回来后,表哥从下面把纱窗捡回来想怎样修好它,但是姨夫却和表哥吵了起来,吵着吵着表哥突然来了一句:“你为什么不去骂别人,又不是我扔下去的!”

 

听了这句话,我偷偷哭了。因为是我的错。

 

我们都知道 阿姨家的纱窗不稳定,所以平时开窗户都小心翼翼不去碰它。那天中午,表姐买了巧克力派回来,我吃过一个还想吃,但是又不想被发现(其实我吃又不会怎样,当时可能只是不想让人家看到我那么贪吃)。

 

我乘姥姥和表姐在客厅看电视,就偷偷拿了一个去阳台吃。吃完后包装纸又不知道扔哪里,因为扔垃圾桶还是会被发现。这时,我做了一个愚蠢的决定,我偷偷打开纱窗把包装纸从缝隙里扔了下去,然后再关上。

 

当然,这一切都没被发现,直到刮起了大风,表姐让我把阳台的窗户关上时,我看到纱窗早已不见了踪影。于是就发生了上面的事。

 

我没敢告诉任何人我开过纱窗,别人也不知道可能因为我纱窗才掉了下去。

 

虽然这件事别人可能早就不记得了,但是我总是忘不了,就是因为我一个愚蠢的决定才造成了这样的后果。

或许学霸当久了对心里不好。

有一个人,他从小就是一个学霸。或许学霸当久了对心里不好。

 

大一,他如愿进入了暨大,并加入了不少社团。通过社团,他认识了很多朋友,他的第一任女友就是在社团里认识的。那时女孩和他在社团里是同事关系。

 

社团里有很多不公都冲那女孩来了,然后男孩就去安慰她,帮助她,并为了她在社团里的工作没完成的缘故而一起通宵过几回。那女孩逐渐喜欢他了,并表了白。

 

男生也同意了。刚开始挺好的。可是男生欲望太大,女孩又不给他摸胸和其他地方。于是,男生逼女孩分手了,通过对女孩几个星期的不理不睬。

 

他说,不让搞,那做毛线男女朋友啊。然后生活还在继续,男生去某日报实习。实习的时候碰到了一个靠关系进去实习的女孩,然后遇到的第一天男生坚持送女生回家。

 

遇到的第二天男生打的去送女孩回公司。这样过了没几天,女生对男生表白了。然后这个女生让男生任摸,于是男生一天到晚都摸她,就连实习的时候趁没人也摸她。然后至今没分手。

 

说得好啊,泡妞是为了搞她的。

我喜欢一个人,只不过恰好我们性别一样。我为他离开了她。

据说好多人都坦白了关于爱情的呢。那样我也坦白好了,只为了能求造物主原谅。  

 

首先得说的是,我喜欢一个人,只不过恰好我们性别一样。我为他离开了她。    

 

一.三年          

 

我和她相守了三年, 三年来 ,我真真切切地爱着她。那是真切纯洁无邪念的爱。她就在我的床上,就在我的臂弯里,看着像小猫般蜷缩着毫无防备的她,我轻轻地给她盖好被子尽管身体都麻了。直到我遇到他,我才意识到,或许我给她的一直只是哥哥对妹妹的爱。        

 

二.迷惑        

 

我不知道见到他那种砰然心跳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他跟我说话时我内心难掩的兴奋是怎么回事。可以说他是太阳,我就是向日葵,同时我渐渐忽略了她。。。我迷惑了,我跟她说了这件事,她的反应是:你是爱上他了吗?是的话记得跟我说,我不喜欢蒙在鼓里。在挂断电话的忙音里,我大概能感受到她的无助与失望。          

 

三.破壳          

 

2014年12月31日晚上,是我到目前为止,过得最难忘的晚上。那晚,我和他与几个朋友去跨年了。然而到处都是人,我们找了个路边烧烤摊吃东西聊天,烧烤啤酒鬼故事似乎是寒夜的标配。那晚,我去了他家。广州一月的凌晨,寒风还是蛮刺骨的。黑夜里我们拥抱着,面颊微红,带着酒气,我第一次感受了男生的嘴唇,随后倒下便睡,不知东方既白。

 

四.刺骨          

 

第二天醒来已日过半竿,手机上全是她。我想起了前一晚,狠心决定要告诉她。我能想象她抱着手机哭成泪人的样子,至今我仍内疚这样对她。2015年1月1日,对我来说是翻天覆地的一天。话说那之后,我和他并没有在一起,他对这对我并不以为然。我默默接受,但是却忘不了。他给我的美好,以及我给她的伤害,大概我会一辈子记得。          

 

然而那以后我知道了我是特别的存在,也可以说是违反了自然规律。家人是百分百反对的。我伤她够深了,不想再自私地伤害家人。但是无论如何,直视自己,朋友都能接受我,我算是半个人踏出了柜门。  

 

最后,请求造物主对我宽恕,或者将我治罪。无论如何,希望他和她幸福。          

 

坦白,到此结束。

在遇见她之前,我以为我不会被掰弯

我的此生挚爱是个女孩子

 

以前混网圈,认识的大多数是女孩子,大家组CP装情侣,玩玩闹闹。后来有人假戏成真,被掰弯,真的谈起了恋爱。见得多了对拉拉的容忍度高了很多,只要自己不弯,朋友是拉拉会无限支持。  

 

后来有人说给朋友找对象,是拉拉,想着自己内心坚定,抱着开玩笑的心态说可以啊,然后就拿了联系方式,加了好友。那时候我还不明白,爱不是自己坚定就能控制的事。  

 

她是有点痞有点坏的学霸,对我有点冷,忽远又忽近,可是我疯了般,每天想念她,每天都想找她。那时候纠结的不行,以为就像以前交朋友那样,亲密所以心生依赖,却又惶恐地发现自己好像堕入歧途。  

 

我花了很长时间来接受我被掰弯的事实,由排斥到接纳自我,慢慢的也对这个圈子有了更深的了解。

 

我爱上了她,这是我只敢对我的同志朋友承认的事情。  

 

其实我知道她没有像她说的那样爱我,和她在一起,每天享受着恋爱的甜蜜,承受终有一天会失去她的恐惧。后来被甩,熬过了失恋后最痛苦的那两个月,终于可以隔着一个手机屏幕假装普通朋友的关系和她聊天。  

 

我有了新生活,和她的微信对话框被刷到了下面,偶尔夜里梦见她,发个呆又继续睡。后来我有了一个男朋友,她有了新女友,朋友圈秀恩爱也不会屏蔽对方。  

 

看起来相安无事各生欢喜,其实我自己明白,我再也没有办法像当初爱她那样去爱上另外一个人。失恋后流下的那些眼泪,成了最坚硬的铠甲,包裹着那颗被狠狠砍过一刀的心。偶尔对现任男友有负罪感,却也不能做的更多了。  

 

也许就像她说的那样,“如果你早一点出现就好了”。是时间不对吧,可我现在宁愿我从来没遇见你,这样就不用抱着回忆过余生了。

到现在,我已经在手术台上死过三次了

 

我出生在91年的5月的夜晚。

 

据父母回忆,当时的我因难产已经二度窒息,从妈妈肚子里出来的时候浑身发紫没有声音,医生拼命地拍打我的屁股,我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然而这条小命到了1岁多的时候,又在胸口(靠近心脏)的地方长了血管瘤,做了手术到现在胸口还有一大块像纺织锤一样形状的疤痕。

 

各位看官,看到这里各位一定觉得有更戏剧化的下文:没错,到了2岁多的时候家中长辈发现我颈部有些不对劲。于是我又一次经历了斜颈的手术,切断了脖子左侧的主要肌肉。

 

两岁之前那时候根本是不记事的。而有记忆以来,我的童年是活蹦乱跳阳光明媚的,聪明伶俐讨长辈老师欢心,完全就是阳光好少年的套路。万万没想到,生活没有那么容易,不会让我就此让我走上easy模式。

 

念到初中的时候,渐渐发现之前颈部手术的地方又牵连了起来,间接等同于之前的手术失败。初三毕业,我经历了人生第3次手术。这一次,可就没那么好受了,有了记忆的我,到现在都记得那种无助的情绪。当我被推进等候手术室勇敢的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因为有点抗麻加上紧张,打了麻药之后我完全睡不着,就只能听到医生的小剪刀在我耳边喀嚓喀嚓。

 

具体细节不再赘述,动手术的地方又很靠近动脉,当时清醒的我真是在心里替医生,也为自己捏了无数把汗。这次手术之后,身体的反应逐渐体现了。从当年的初冬开始,我感冒了近乎大半年,虚弱乏力,感觉自己引以为傲的聪明脑袋也不如前了。

 

那时候身体的状态造成了心理和气场的低迷。但现在回想起来,18岁之前的人生虽然有磨难,但锻炼了我抗打击坚毅的性格,做了许多现在想起来都很骄傲的事情。我一直相信的是,你永远也不知道自己的潜能有多大,所以永远不要因为眼前的一时低迷而停滞不前。

 

现在的我,也许比起很多牛掰的人差的还很远,但我想,之前的生活给予了我面对事情的耐心和韧性,10年后的我,一定会比现在的自己还要牛掰,有一天我也会有属于自己的书。

 

以上就是我对于18岁之前的人生小概述啊,有些如果有机会能遇到第二个笔记本征集的话,我就来写完我接下来的故事。

我们的感情从幼儿园的那个冬天开始,却不知结束于何时。

 

本已割舍的情感,忘却的人,如此清晰的梦见了,才知道你永远是我心脏深处的小伤口。随着心脏的跳动结痂,撕裂,结痂,撕裂,然后逐渐麻木。

 

我们的感情从幼儿园的那个冬天开始。

 

“妈,我要回家,我不上幼儿园…”中气十足的哭声响彻整个教室,可怜巴巴的我坐在鸭蛋壳颜色的桌子上,看着园长带着我妈离去。

 

那一刻,我想跳又不敢跳,因为严重恐高…心痛,委屈,眼泪止不住的流,好像我妈不要我了… 旁边坐在鸭蛋壳颜色凳子上的小女孩睁着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大概没见过我这种女生吧。

 

妈妈离去的背影,直勾勾看着我的眼睛,记忆中的幼儿园只剩下这么个画面,旁的已记不清了。后来和直勾勾看着我的女孩成了很好的朋友,很好很好的那种,我俩同桌,一起玩儿,一起上厕所,一起放学,小心翼翼的替对方守护彼此所有好或不好的回忆。

 

在什么都不懂的年纪里,我们分享让人脸红心跳的小秘密。那时候感觉,长长久久的闺蜜情会这样一直走下去吧…

 

一直一直到小学四年级,分班,幸运的是几个要好的朋友还在一起。你知道班级上总会有那么几个小圈子,成绩好的成绩不好的,大概就是人以群分吧。我们的小团体加入了个新同学,我俩还是一张桌,她坐我们的后面。后来,明显感觉到你和她的关系越来越亲近,越来越亲近。

 

你们俩更顺路,从另一条捷径一起回家,我自己一个人。原来和我一起回家的那个小女生也不见了。你们总是有说不完的话,而我其实不那么喜欢说话,渐渐的也就说不上话了,就这样一直走着,看着你们说笑…  

 

伴随着你们的亲密,我们的关系也变得不太好,会因为一些很小的事发生摩擦。事情愈演愈烈,终于爆发了。有一次在我家,我们三个又发生了争端。为了表示歉意,我递她雪糕。她一劲哭,我很烦躁想尽快解决,就把雪糕使劲送了一下,结果雪糕化了落在她的衣服上。

 

就这样,我慢慢失去了什么。

 

中考很意外,我们俩一起考上了重点高中。总会听到点你的消息,听说你很努力,每天都学到两点多,从a生班的后几名拼到全校第十,我真为你高兴,后来又听说你从a班去了b班然后又考回a班了,起起落落。但是我们一直都装作不认识对方。

 

后来,高考结束了,大家都正常发挥,我在滚动大屏幕上找到了你的名字。咱俩分数差不多,我就想万一要是咱俩考到了一个学校呢,万一咱俩一个班一个寝室呢…

 

我会请你吃饭吧,大大方方的向你介绍:  XXX,你好,重新认识一下吧,我是张桐瑞,很高兴能认识你!  然后大家和好…

 

瞧,我都没有勇气打出你的名字。

 

后来的我,去了千里之外你心心念念的南方,可我不知道你在哪,大概在沈阳吧。其实这是我第二次清晰的梦见你,第一次是我早上赶车去厦门玩和一个长得跟你有点像的女孩,梦里我们在大连的海边,清晰的记得你的笑…  

 

不知不觉就流泪了,风一吹,好凉。

 

这次暑假回家,我去过你家附近,远远的看见了你,可我再没有勇气跟你打个招呼。

 

愿你一切安好,一生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