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他们是看明白了小女孩儿的那点心思的。

人小鬼大,小学快毕业的时候喜欢上一个同年级不同班的男生,叫他S好了。那时的S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个高富帅。很多人喜欢他,或许他也有喜欢的人,但应该从没有人像我这样不矜持地喜欢过他。  

 

毕业之后大家都升入镇上的中学读书,S却跟着父母去了外地求学。我十几岁稚嫩的心也初次体验了心碎的感觉。当我颤抖着加上好不容易打听来的他的QQ号之后,报了姓名、尽可能多而详细地描述了我跟他的交集,但他依旧不知道我到底是哪一个。

 

虽然很令人伤感,但没失散就好。  

 

打听到寒暑假的时候他会回来看爷爷奶奶,所以第一个寒假常跑去老人家的屋外偷偷往里头看,一站就是一下午。次数多了,举止又反常,于是被周围邻居盘问过几次。我只说:“等人,等人。”  这样漫长地等待,当然等到了他。细节与心情无需赘述,反正是心里永远不忘的美好。

 

当然他依旧不认得我。  

 

某一天照例来偷偷看他,伸长脖子偷看了没多久就被院子里坐着的老人喊了进去。他的奶奶和蔼地询问我找谁,我连忙谎称是S的同学,还飞快编了通瞎话,说是要开同学会就看看他在不在。奶奶颇遗憾地告诉我:“走啦!前两天就回外地去啦!”我一下子有些失落,但又迅速恢复了元气,和奶奶聊了起来。知道了他是个孝顺的孩子,因为惦记所以常打电话给爷爷奶奶,知道了他在一个很好的学校,成绩不错,说不定还要出国。  奶奶和我聊的很高兴,临走时热情地喊我下次再来。  

 

从此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每个周末我都会去看望他的爷爷奶奶,陪他们说话。现在回想真是不可思议。奶奶和S打电话时会说:“哎呀,你那个女同学真好,真好。”有一次赶上他们家过节,奶奶甚至拉我进去介绍给她的亲戚。当然是S不在的时候。

 

幸好S神经大条,并不记得多少女生的名字;也幸好奶奶未问过或是问过却不怎么记得我的名字了,总之,我这个冒牌同学,就这么在这个家里存在了。他仍然不知道我是谁,只知道有个同学常去看望他的爷爷奶奶。

 

到了后来,我的满腔热情也不仅仅为了他,而是真的对爷爷奶奶有了感情。爷爷奶奶也真心待我,放心让我一个人去S的房间参观,或是干脆送他的照片给我。很长很长的时间里,我去看望他们陪伴他们,即使有事耽搁了,也要打个电话,直到奶奶去世。 而直到奶奶去世,她也不知道我是个冒牌同学,是个奇怪的不矜持的闯入者,她孙子也并不认得我。  

 

我想坦白,但没有机会了。  但我想他们是看明白了小女孩儿的那点心思的。

“好姑娘咱不哭啊。”

浮生,有些人用尽一辈子时间倾注一个人,有些人想留住一些人而终究不能。我们都在用这短暂的浮生,去依恋或者被依恋,只是芸芸众生,走散的,错过的,无缘的,渐行渐远,人与孤独为伴的时刻会想起,那个谁,曾让我生命不一样了。

 

比如,让你永远背上了罪恶的十字架,或许那罪很轻吧,但依然觉得有罪。我有想坦白的罪,收在心里多年,总觉得该是拿出来晒晒太阳了,发霉了也许就浪费了一段往事吧。    

 

14岁的时候,也就是五年前,回家那条路上,开了一间花店,开店的是一个老奶奶,六十岁了,好几次都路过,但都没有走进去。那是个万物生长的春天,在这涌动着生的乐趣的季节,我的心里也泛滥起小小的春意,想去买朵什么花送给自己。于是我终于走进去。

 

花店的老奶奶看着我很温暖地笑了,问我,小姑娘要买什么花啊,奶奶给你挑。那时阳光正好照射到她的脸上,我看着她温暖的脸庞,还有经历风霜却依然明亮的笑颜。我奶奶在我出生之前就过世了,看到卖花的奶奶我不由得想,如果我的奶奶还活着,会不会也是这样温暖。我一直很想知道被奶奶疼爱的感觉是不是很好。我说,奶奶你给我挑一枝花吧,我心情好。奶奶笑得眼睛都弯起来了,给了我一枝小野菊,说,小姑娘你拿着这花肯定很好看,奶奶送你了。我很感激,也很感动。

 

我对老人总是有种莫名的情愫。 那之后每次放学经过那家花店都会进去和老奶奶聊几句,每次离开都带着老奶奶送的一枝花,每天都不一样,每天心情都很好。因为有了这个温暖的朋友,还有这朋友每天送的花儿,那段时光如今想起来也如同午后坐在吊椅上,喝着蜂蜜水看着书晒着太阳那般惬意和美好。    

 

"奶奶,今天我考得很好老师表扬我了。"    "奶奶,我昨晚梦见你给我的花儿了,它冲我笑呢。"    "奶奶,你想不想吃点什么我去买。"    "奶奶,这是什么花?好香啊。"    ……   每一天的期待,就是快点放学,然后赶紧去见温暖的奶奶和可爱的花儿,和奶奶聊上几句,和奶奶一起喝杯茶,和奶奶一起吃块饼,看看外面的太阳还有行人。    

 

生命也许真的是愉悦的事,因为总是绝处逢生。这样的每天必有的短短的不超过三个小时的美好时光,似乎给我了我前进的力量。我感觉自己好像有了奶奶,真正的奶奶,我是有奶奶疼爱的人一样。    

 

初三了,每晚很晚才能回家,沮丧地以为那么晚奶奶的店肯定已经关了,可是却发现,奶奶的花店依然默默地开着,发着微弱的灯光,照亮着前行的路。那晚我看着小店,哭了,我说,奶奶,你还在真好,还在等我真好。奶奶只是笑了笑,摸摸我的头,给了我一枝,小野菊,正如第一天我们相见一样。    

 

中考前一个月,奶奶的店关了,我再也看不到奶奶了,奶奶也没有告诉我她去哪了。我去问隔壁店铺老板娘奶奶去哪了,老板娘看了看天说,呐,在那儿。

 

奶奶去天上了,在我不知道的时候。这一切像梦一样绽放,又坠落了,再也找不到比这更美好的事情了吧。    

 

可之后我每想起都觉得喘不过气,因为我觉得我犯了罪,我还没来得及报恩,我还没来得及也成为奶奶的一束光,我还没给她买过一枝花,我还没给她看看我考上了当地最好的高中,我还没握过她的手,称赞她很年轻很漂亮。    

 

奶奶,你怎么就去天上了呢?   

 

这件事一直压抑在内心的深处,翻滚着很多情感,这是一段拿出来回味永远都是美好的时光,却觉得自己是一昧接受着,而没有付出过。没有付出过的拥有,最后都被收走了。  

 

最近走在街上,听到有店在播好妹妹乐队唱的"时光已逝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就会想起那个卖花的奶奶。以后再没有人,给过我一枝花说我拿着好看,陪我喝茶看落日,将我温暖轻轻地拥在怀中说"好姑娘咱不哭啊。"再没有人,在我一个人晚上回家的路上,开个灯,给我照亮前方的路。再没有这样一个人,而我从未珍惜。

 

原来,人间有很多天使,却终究是要飞走的。    

 

我想坦白的,就是这段不痛不痒,却对我意义重大的往事,也是我的心事。不敢再一昧地接受,而不付出。

我并不是因为世界那么大才辞职的。

我坦白,我并不是因为世界那么大才辞职的。

 

4月16日,我向海关提出了辞职,第二天才知道那位顾姓老师的“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愣了愣神。  

 

我的辞职报告写着,惊觉“蹉跎”,和工作环境“格格不入”,痛惜“放弃专业技能”,焦虑得“影响身体”……  我从来没有跟人说过,并不是的。我可以在海关(四线城市),不争名利,拿一份稳定的工资,过稳定平淡的生活。我也可以毅然决然辞职到广州,拼能力拼人脉,天地广阔做些有意思的事情,过激荡奋斗的生活。于我而言,太能适应环境,太干一行爱一行,所以我并不是因为世界那么大才辞职的。  

 

去年年底,借调深圳半年的第二个月,借着靠近广州的机会,修改简历联系同学准备结束异地恋,我们互相都是初恋、五年纪念日,女友和我分手了。并不只是因为异地恋。一直挽留至今。是不是挺傻,千金难买我愿意,太了解这个爱了五年多的姑娘的焦虑、迷茫、患得患失,而我为自己内心、为这位姑娘能担当什么?在依旧决绝、冷对之下,我辞职来到她的城市。  

 

特别难受,借个树洞,我坦白,我并不是因为世界那么大才辞职的。书记说辞职信写得很真诚,他记得上面很多话。我怕说出真诚的话来他会笑话我儿女情长。  

 

辞职后领导陪我走了一圈又一圈操场,他说被我“影响身体”的焦虑触动。我没敢说出来我是因为其他事情心里难受。小伙伴们说佩服我的勇气向我学习。我说不要因为有勇气才辞职,需要勇气去鼓动说明你还足够的决心辞职。其实我怕说出真相来,他们就失去了一个敢于跳出体制的榜样和希望。特别怕给初恋女友,给她家人压力。我说没有其他意思,海关肯定不是我的容身之所,我对自己的选择负责。  

 

是的,我对自己的选择负责,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辞职,不后悔。  对了,故事没有后续。我还是单身,但除了一点点自己梳理反思、修炼成长,我在那段感情里没有出来过。7月24日,在广州琶洲写字楼里新工作已经将近两个月了,临周末下班看到新闻,那位顾姓老师为爱辞职定居成都,她说“他就是我的世界,到哪儿都一样”。我以为故事应该就是这样的。

我精心准备的礼物被妈妈当垃圾丢了。

那是小学四年级的事情,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地方,所以我们除了学习科学知识,老师还会教导我们要尊老爱幼,懂得回报辛苦养育我们的父母,我深以为然。

 

看书看电视,好像小朋友都会自己做礼物送给父母,然后看到他们的父母很高兴地珍藏那些礼物。那一年的母亲节也快到了,满怀让妈妈高兴的心,寻找做礼物的材料。一块泡沫板,一张红彤彤的卡纸,最后一样最难凑够数:一种细长有头的针,毕竟我还是孩子,这些“危险”物品要瞒着大人找很不容易。

 

在红色的泡沫板上拼凑成图案跟I love you字样,兴高采烈地在节日当天送上,预期中的高兴、赞美并没有出现,只得到一句“哦,这东西有什么用”,那时候鼻子一酸,但忍住了没有流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表达自己的不满,只是强颜欢笑道:这是母亲节礼物啊。

 

妈妈有点洁癖,过了一段时间打扫卫生,翻出这块泡沫板,然后对我说:这个有什么用?能不能丢?放在这也是惹尘,我沉默了一下,只说:丢就丢了啊。但是内心并没有表面那么平静。或许真的是每个人价值观不一样,你用你自以为的善意塞给别人,或许带来的是麻烦。现在每次想起这件事觉得,或许母亲节我有了能力,可以带她去喝个早茶。

绘画这门艺术带给我很多东西,无论做人还是做事。

 

这条路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能走下去?  对于和我差不多经历的人来说,我不知道这条路还能走多久,还有多少人和我一起走下去。为了有个好的大学,为了将来有份好的工作,为了以后的种种美好……我们选择了艺术道路。  

 

2012年,那个传说世界末日的年份,已经顾不了什么了,趁自己还在这个世上,多做些自己没有做过的事吧,我离开村子来到市区,开始艺术学习之路,没有想太多,总之做的是自己喜欢的事,顺便还能有个好的学校。时间很快,转眼间省考、校考蜂拥而至。迎难而上,我知道我没有退路,我也不会退。是的,这条路是我自己选择的。

 

很荣幸我来到一所重点高校,但是到了这里我发现一切并不是我想的那样,教室不见学术讨论,寝室半夜不见睡觉,一群人挂着艺术的名分却不干与艺术相关的事,询问身边的人:转行!艺术?算了吧,安分点吧…………但从我选择这条路以后我就没有想过停止,也没有想过放弃,心里想的努力做下去,努力做艺术。

 

是的,需要钱!但我没钱,我不敢跟家人开口,不敢跟亲戚朋友借,我能做的就是用自己的双手去打拼,赶上好政策,贷款,对,缓解一半的学费,假期接单子画画,挣一些生活费。说实话,我不敢去带那些所谓的培训班,不是担心误人子弟,而是自己本来都不精,都是皮毛,怎么可能为了一些金钱去教别人呢。  

 

大学很快就结束了,看着离开学校的师哥师姐,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这条路很艰辛,但是我很快乐,不是装逼,而是绘画这门艺术带给我很多东西,无论做人还是做事。  时至今日,我真的很幸运我当初选择了它,趁着还活着,再怎么努力都不为过。

甚至觉得只要我走出校门就活不了。

 

八年前的我转学了,转学后的陌生环境和学业压力让我每天晚上都躲在被窝哭。十五岁的我,从没有离开过家里的我,在陌生的家乡应对着中考。

 

在这里我不认识任何人和任何路,甚至觉得只要我走出校门就活不了。因为教材的不同,我要用一年的时间学别人三年的东西,每天都是哭着看书、做练习。可是最后中考我差一分考上爸爸要求的重点学校,然后我成了爸爸眼中失败的人,我一年的努力就这样被一票否决。

 

我很难过,可是我从来不敢向别人坦白我这一段经历。现在说出来好受多了,虽然我现在还是哭得一塌糊涂。

因为我一直知道自己是领养的。

 

无论我怎样设想,高考后的变故都是我所始料未及的,如今的我想起来都不敢相信那是真的。故事在我身上发生的太过戏剧化,恍然中竟有点悲情的味道,还好,岁月已经吹淡,就只剩了我当时的手足无措,当时的忐忑不安,这些依旧清晰地藏在记忆中,闪着最原始的光芒,时不时地将我拉回回忆的隧道。


人生总是以奇怪的方式开始着可能冥冥之中自有的安排。而我,就是这样被安排。


大家都是知道的,在高考结束后的那天晚上,总有一大片的高三学生要开始属于自己的狂欢。好几个玩的要好的人,从很早以前就开始计划这天晚上,一起去胡吃海喝,一起去唱歌,一起去网吧通宵,把这短暂的时间安排的满满的,有种把这三年没有的任性一起补回的感觉。

 

而我并没有这些放任自己的安排,只是很平淡地回到表姐的住处,没有去玩,什么都没有干,吃了饭之后,就躺下睡了,可能真的是太累了。这紧张的时刻终于过去,我终于放下了心中最大的牵挂。就在晚上十点的时候,我被一通奇怪的电话闹醒,一个陌生的号码,询问我是不是本人,说她是我姐,我当时有事懵懵的,因为她的名字我并不知道,我以为是同学在开玩笑,就没当回事,就说你再这样闹我就挂了,然后不由分说地挂了电话。过了一会儿,她又打来,说是她父母明天想见我一面,说我见了他们之后自然就会明白了这一切了,我更一头雾水了。

 

却在突然之间发现自己心中最隐秘的地方开始了颤动,我开始害怕,但却又有了一点点期待。因为我是一直知道自己是领养的,可我曾经设想过无数种可能,却不曾想到过是以这样的方式,在这个特殊的日子。


话说回来,我现在的养父视我为己出,这十八年来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了我最欢乐的童年和最深沉的爱,这份恩情让我不知道该不该见这和我有着所谓的血缘关系的人。我心里在犹豫,也在矛盾,总有一丝好奇他们究竟是怎样的面貌,而他们又会怎样对我。那通电话结束后,我觉得自己的思绪就像大海里的水草,疯长蔓延,撕扯着我的理智。一直到了早晨四点才再次睡着。早上七点就时就起了,和室友约好一起去学校领志愿填报的书,我就想着顺其自然吧,如果他们是在我还没回家之前联系的话,我就见,如果不是,那就是缘分在这。


我在想,这算不算是命运的注定,当我刚领完书准备离开学校时,他们打电话来说在学校门口等我,毋庸置疑地,我第一次见到了我的生父生母,第一次知道了关于我原本应该生活的家庭的样子,我原来有亲姐姐,原来有亲弟弟,可是,这一切都是原来。他们表明了自己的来意,只是想偿还对我这十八年来的亏欠,并不会把我从养父身边带走。

 

我可以说什么呢,这都显得太过仓促和意外。而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我已经模糊了那时的记忆,可能是所谓的亲情使然吧,我们算是相认了,却是建立在隐瞒我养父的情况下。我当时是想着告诉养父,听他的话,他让我认,我就认。可是所谓的生父不赞同,说是这样对养父打击太大,等到以后找个合适的时间了再说也不迟。而这个故事就这样的被隐瞒了。我谈不上有多感动,有多欣,只是觉得愧疚和自责的种子在心头发芽。


其实我过有好多次都在想,自己到底做的对不对,这样对于我深爱的养父是不是太过残忍。 而我却依然沉默着,那话我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这一年来,我最大的秘密都快压得我喘不过气了。

 


这种方式,算是一种倾诉。我在坦白自己的懦弱。

我了解错了一个真实的自己。

 

“怕惹祸的麻木,该有人对麻木负责!我们不需要再来请教鲁迅怎样对付麻木,难道还要吃沾血的馒头 ?”

 

2011年10月13日震惊国内的“小悦悦”事件,如果不是两岁女孩小悦悦用生命来唤醒,也许我们还在习惯做“路人”。

 

是的,我一直认为自己不会成为那样的人,别人对我的评价都是单纯、善良、伤感,我怎么可能成为那样的人?我还在暑假认真的去学习CPR,取得了初级救护证,幻想如果某一天发生在身边的意外时我还可以合法的“救死扶伤”。

 

可是,至今我还记得那天2015年3月15日,8点35分a .m ,天气阴沉,在国道上驾驶我的摩托车,时速78公里。

 

身后是急促的喇叭响声,倒后镜看到的是一位身穿蓝色衣服三十出头的男人,提示着我他要超车,我只需继续保持直线的行驶的路线就OK了,我旁边的是一辆白色面包车,我们处于第二和第三的车道。30s后身后的摩托车超前,预计速度是80+公里,衣服看着应该是某工厂的厂服,手臂的皮肤略黑。“开那么快,应该是赶着上班快迟到了吧”心想。

 

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所有的车都在按正常的轨迹前驶,那辆摩托车也只不过是我在茫茫公路上看过的一台而已。

 

“咦,不妥,那台摩托车怎么会左摇右摆的?怎么回事?”

 

摇摆的幅度越来越大,司机找不到稳重的点,2秒后,倒下,惯性速度,连人带车在粗糙的道路上摩擦,摩托车摩擦生出的火花幻成黑烟,散漫在空气中后消失了。而司机被甩在公路上翻滚着。

 

感觉此刻所以人都屏住呼吸,时间停顿了。

 

我到底“扶”还是“不扶”?距离司机剩下100m,“扶”还是“不扶”?50m、20m、10m、2m……

 

“上课已经迟到了,学习还是比较重要,走吧”
“也不是我的错,不要多管闲事了,走吧”
“这是我的能力以外的事了,走吧”

 

司机就躺在路上一动不动,而我在前行。0m、-1m、-10m……

 

很惊险的一幕,内心很澎湃,不能平静,不仅仅是第一次遇上车祸,更是内心的挣扎。

 

我竟成了那样的“路人”,这件事我埋在心理没有说,如果大家都在谴责我,我只能说我内心也有挣扎过的时刻,我是全错了吗?终于我能体现那18位路人的感受,我就算内心再唾骂自己一亿三千万次我归根还是没有去“扶”,这就是错了。我没有扶伤,这就是错了。危机时还是以自己利益为前,这就是错了。

 

是的,我是错了,我了解错了一个真实的自己。

 

我看着镜子,我还是我吗?

路上,妈妈好几次欲言又止。

14年的那个夏天,像往常一样的闷热,坐在教室里的同学都在奋笔疾书,为了能够在六月金榜题名。    

 

艺考回来的我,拿到了自己的专业合格证,等待的就是高考的来临,爸妈当初让我去艺考,也就是为了这一刻,而我也在等待。

 

六月如期而至,当走出考场的时候,我如释重负,回到家里,爸妈也很开心,他们的笑容我看在眼里,世界很大,家就是我的世界。    

 

录取通知书拿到手的时候,我从未如此的疯狂,与身边的人分享这份喜悦,但是,我还是能从爸妈的眼神中看到一丝别样的情绪。    

 

晚饭过后,妈妈让我和她出去走走,路上,妈妈好几次欲言又止,我就让她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娘俩的就别藏着掖着。    她顿了顿:“儿子,你爸的糖尿病又严重了,又经常头痛,好几次还晕倒了,上次去医院检查,医生说你爸的眼睛可能以后会失明。”    

我听了脑袋一阵眩晕:“不是没那么严重么?什么时候的事情?我为什么不知道?”    

 

妈妈回答我:“那是因为你要高考了,我们才瞒着你,现在过去了,你也应该知道了,大学四年的费用太高了,你爸接下来还得住院接受系统的治疗……”    

 

接下来说的话我没听完就跑开了,不知道去哪儿,当时脑海中只有三个字“为什么”,我不明白为什么我那么多年的寒窗苦读是为了什么,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烂的桥段会发生在我的身上,胸腔中的悲仿佛要把心脏吞噬掉。    

 

15年的夏天,过去整整一年,看着又一个毕业季的到来,莫名的伤感涌上心头,使我也想起了妈妈那天晚上对我的坦白。    无论如何,现在我还能牵着老妈的手,拥抱老爸宽厚的肩膀,这种感觉让我很踏实。世界很大,你们就是我的世界。

过得好不好,与朋友圈无关,与你能否坦白自己的内心有关。

是因为自己过得不好,才需要用“朋友圈”包装自己过得很好。

 

以前经常看到酷炫又奇怪的头像就会迅速保存再迅速频繁换上微信的头像,然后总是那么着急想得到大家惊讶的目光。    

 

以前每次去吃东西总是先寻找各种角度拍照,一串鱼蛋都仿佛要拍出来自五星级米其林餐厅的感觉,总是那么着急想让大家产生错觉认为你的生活那么华丽。    

 

以前一点恋人之间的小细节小甜蜜就添油加醋再加点想象就往朋友圈里说,总是那么着急想让大家知道你并不孤单。    

 

以前一点点的小事儿小成就就马上写上朋友圈,总是那么着急想向大家证明你过得很好很棒。    

 

可是,骗得了别人,却逃不过内心的坦白吗?

 

因为生活里自卑心理的形象,才想要用酷炫奇怪的头像频繁换动吸引别人注意,以别人的目光“证明”自己的“自信”。  

 

因为虚荣害怕别人看不起的心理,才想要盲目跟随别人的脚步拍摄虚幻的“高大上”食物照片,以别人的点赞“证明”生活的“华丽”。    

 

因为孤单,才想要在当时夸大与前度情侣间的平凡小细节,以别人的评论“证明”自己的“不孤单”。    

 

后来,随着岁月的增长和阅读的体会,慢慢能够诚实面对过去的一些虚拟的自己。有篇文章里的有句话说的特别好,人最缺什么往往他就着急去表现证明什么。自信美的人是不会要用照相机告诉她美不美。食物好不好吃是与你的味蕾的邂逅而不是修完又修的图片说出来。正如一个生活充实,感情甜蜜的人是不会用朋友圈的点赞和评论证明自己。    

 

其实,自己与自己坦白,坦白过得不好,过得迷惘也并不是坏事,反而让自己更清醒。当然我的朋友圈,由于准大四实习生的身份,真的忙起来已经不打理了,但我却特别喜欢这种真实活在真实世界的感觉,这种不再那么着急证明自己的“朋友圈”的过去。过得好不好,与朋友圈无关,与你能否坦白自己的内心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