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会再追究,但永远不会原谅

这是我刚上大学时发生的事情。  12月5日晚,骑车经过校园时,被隔壁学校的研究生骑车撞倒了——据说急着赶去导师那里。

 

车前的横杆压住我的大腿,车轮卡住小腿,我不知道自己究竟伤到哪里,可就是起不来,浑身上下只觉得疼,趴在地上动弹不得。最后扶我起来的是在学校里散步的路人, 他们拉住肇事男生,逼他留下电话号码,一位好心的大姐扶我回了宿舍。我大腿和小腿都受伤了,没法爬到床上,还好寝室里铺了地垫,擦完药油后不方便再穿裤子,就随便盖了条空调被坐在地上。  一个室友刚好回来拿东西,顺手帮我开了空调后走了。  

 

过了一会儿,年龄最小的室友C回来了。她看见空调开着,怒气冲冲地扔下包,扑过去关了空调,回过头走到我跟前,居高临下地指责我。当时学校办了一个“零排放”寝室活动,要求报名的寝室收养绿植、把塑料瓶和纸盒送到废品回收站、节约用电,一等奖有五百块奖金。  

 

我们觉得活动环保的理念不错,那些空瓶和快递盒子也有了去处,就报了名。室友C以为是我开了空调,便把“自私自利”、“不开空调又不会死”、“不想要五百块了吗”、“零排放寝室的荣誉”揉成一根鞭子,义正言辞——没错,是义正严辞地鞭挞着我。  我不知道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在她眼中,一个没有用的荣誉加上五百块,居然比人命更重要。  

 

我被她骂得哭了出来,拼试图为自己辩护,但就是没有说,空调不是我开的。  “我知道你被撞了心情不好,但你就不能为我们想想……”  我终于忍不住高声哭喊着让她闭嘴,其实我更想打她,可双腿受伤的我根本对这个六十五公斤的女人束手无策。  最终在她喋喋不休的“道理”下,我掀掉被子,光着两条腿,双手撑墙,艰难地站起来,离开寝室。走廊里的寒风吹得我双腿打颤,只有涂药油的地方火辣辣的疼。  

 

那天,我在楼下的一个志愿队的房间(去的时候正好最后一个人准备走)待到十一点,回去后直接上床睡觉。她在下面大声嚷嚷着要我下去给她道歉,不然谁也别想睡。  我忽然想起,开学时,大家的父母都说:你们要互相照顾,唯独她的父母交代:你们要照顾她。    

 

打开手机,我发消息给辅导员。C这个女人在外人面前总爱凭年龄装出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何况是她一直讨好的辅导员。  后来我们冷战了一段时间,听其他室友说,其实她那个样子发火好多次了,我经常不在寝室所以不知道。  

 

直到“零排放寝室”结束,她得知第一名的奖品不是五百元现金后,“原谅”了我。  我不是个爱记仇的人,后来我们依旧维持着普通室友的关系。  看在她年龄小的份上,我不会再追究在12月寒冬的夜晚,她曾把双腿受伤、衣衫不整的我逼走的往事。  但是,我永远不会原谅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