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这一辈子又会不会刚好喜欢上一个名字与你正好相反的人呢

【坦白】其实我暗恋了男神,6年。  

好久没写东西了,选好歌,今天我要坦白的是一个暗恋故事。

 

人这一辈子会不会奇妙地遇到一个名字与你正好相反的人呢。

 

或许两个字的几率比较大,比如我:ZC。遇到CZ是在2004年夏天 ,刚上初中的我们成了同班同学。初三之前,我们都还只是彼此学生时代里一个客观的存在,尽管是组织委员和纪律委员的“干部身份”也没让我们有更多的交集,偶尔会在班主任杨老师叫混我们名字的时候引来全班的哄笑,偶尔会在英文课讲到中外姓名顺序的时候班里起哄我们要互换名字。

 

初三,初中生最重要的一年,也是我回忆学生时代最难忘的一年。刚开学,除了名字外就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我和CZ在新班主任曹老师的安排下成了前后座 ,从此开始了我漫长的暗恋期。

关于怎么喜欢上CZ的,到了那个时间点,遇到了那个和你有点微妙联系的人,距离近了,情愫也来得很自然。就好像网球王子里的桃城武君,简直就是中学时代的梦中情人,没有之一 。而CZ那个时候就已经有传他是班草,级草的消息了。

其实原因是一副象棋,因为他算是班里唯一不嫌弃我棋技的棋友。那段时间,我们每次下课就把书丢一边,开始下象棋。因为是玩的翻翻棋,所以玩完一盘很快,还没等到下课,他就从后面悄悄拍我肩膀要我快点摆好棋盘。不知不觉,我喜欢上他思考棋局时认真酷酷的小表情、喜欢上他放我水时无奈又情愿的笑容、喜欢上他要围观的同学别吵的样子、喜欢上他拒绝要接他位的同学的语气。

 

本来只是造成了我们座位周边小范围的骚动,没想到有一天引来了曹老师的"彪悍" 从此结束了我们的"博弈" , 板着脸的曹老师不做声不做气的走到我们旁边,连招呼都不打 一呼啦把我们的棋盘全都掀到了地上。我忘了那天她当着全班的面是怎么训我们的了,我只知道放学后我们把散落在教室里的棋子一个个都找了回来。我也不知道CZ脑子里当时是怎么想的,我只知道自己有种和他共患难的义勇精神(哈哈)。有他和我一起挨骂,我就不怕。

 

我们俩谁都没有再提过象棋的事,夏天快结束了,CZ还是喜欢穿他那纯白色的圆领T恤衫,上面的图案每次都不一样,偶尔换成黑色的,不知什么时候书包也换成了深蓝色的。噢,我生命里干干净净的少年。

 

开始每天都想很早地去上学,希望一进教室就能看到他。放学时会找寻他的身影,确认他是不是回家了。他性格比较内敛、低调,却慢慢变得受欢迎和关注。尽管他趁我不在往我的文具袋上画猪头,还在旁边写上“我是ZC”的字样(有次清理东西的时候不小心丢掉了,好后悔)。他趁我不注意时,把葵花子的瓜子壳从我脖子后面丢进我的衣服里,害我尴尬的折腾了半天,而他在旁边前俯后仰笑了半天(那个时候的我还是女生穿小背心的时期,所以尴尬程度你懂的)  ;他把我捧在手心上刚想吃掉的胖子送的小蛋糕故意碰掉,我气得抓起来就往他头上丢;他故意挡住我向死党传纸条还想截获偷看;当我看漫画书被曹老师没收后不开心时,他拍我肩膀问我怎么了,跟着取笑我的手法不够高明。他经常问我借这借那,我还要冒险借他抄作业,课堂笔记也被他借走带回家更正。(多少次,我的笔记陪你回家)

 

可是他也有让我莫名怦然心动和脸红的时候。有一天我上午请假没去上课 下午他第一个关心我怎么了,体育课他下去打篮球之前,会把他的MP3留下来给我听,说觉得《真命天子》不错。我追着班上一个男生要他还钱,他看到了有点责怪的问我为什么要把钱借给那种有去无回的人。他打年级篮球赛,忘把作业本带下去,当我把他的本子拿着去篮球场找他时,倒是他先迎上来问:我的作业本呢。当我忽悠他说胖子有说他坏话时,他会跑过来和我一起欺负可怜的胖子。当我俩拿小木棍打闹的时候,他抓过我的手腕,假装要用力打在我手上却只是轻轻地敲了敲我的头,后来手腕上留下的红印和我的脸一样红。他会边带着笑意边流露出好想知道的表情问我他从同学口中得知的和我有关系的“某某”是谁(”某某“其实和我是一个小学的,我不小心成了他的初恋,恰巧班里有个同学认识”某某“)不管在教室的哪个角落,他要借东西时总能找到我,哪怕为了一根0.7的铅笔芯从第一排跑到最后一排。他收留了我原本打算丢掉的断了角的三角尺,把它放进了自己的抽屉。叫他把借他更正的历史试卷拿给胖子,他斜靠在椅子上只是笑着不说话,手拿着试卷走过来却弯身把它塞进了我的课桌。喜欢拿课本挡住自己,悄悄地看他穿着李宁的白色帽衫在讲台上发政治练习册的样子。当发到我的时候,他会重重的丢下同时又给我一个浅浅的微笑。暗恋他的第一年也是我们距离最近的一年,知道了他喜欢喝康师傅的冰红茶,喜欢用大容量的水性笔 ,喜欢斜躺在凳子上看书,喜欢穿纯色的板鞋,喜欢穿蓝白条纹的毛衣……    

 

我们后来怎么样啦?  07年初中毕业时,唯一的疑问就是,CZ为什么不写我的同学录;唯一的遗憾就是,迟迟没有对他表白。而后,我直升了本校高中,他去了市中心一所学校。高中是断断续续的偶尔联系。2010年高考完,大学一个在河东读,一个跑到了河西。倒也每个周末的晚上会上线聊会儿天,说下各自的大学生活,但感情好像就是我们说好了的禁区,谁都没有去过分触及。

 

2012年9月,20岁生日的时候邀请他来参加生日趴,他答应了。可是他临时接到学校要去嘉兴实习的通知,所以就这样错过了。他走的前一天晚上长沙下了很大的雨,我在电脑这边一直哭。生日当天我手上捧着的是他托人送给我的两盒面膜,面膜早就用完了,可是包装盒我还一直留着,再也舍不得扔掉和他有关的任何东西。

 

2012年10月28日,等不到他从嘉兴回来,我给他发了一封email告白。20岁了,就应该告别一些时光,然后开始一段新的,不管结果如何。

 

“我是一个恋旧喜欢回忆的人,即使很多年后,我或许还记得你,记得对你的喜欢,但是我会微笑面对,因为那是青春。到了20几岁的年纪,总要恋爱,总要结婚,总要生子。或许哪一天听说你恋爱了,我会有点意外加难过;或许哪一天听说你结婚了,我会有点伤心,但更多的是释怀与祝福;或许哪一天听说你生了个漂亮的女儿,我会想象她的样子,有几分像你,你会有多爱她”

 

听完之后,我还是要继续我的生活。那时的我,也许还单着,也许身边有个他了,也许早结婚了。对于你来说,也许再也遇不到第二个这样的我了,世界上这样的我,仅此一个;而对于我来说,恐怕再也不会像这样去喜欢一个人了吧(每段感情都如此独一无二)。

 

遇到你,我才发现原来自己可以在感情里卑微到这么久。从14岁到20岁,沉淀了6年的暗恋,现在的我是时候应该和它正式告别了。暗恋的滋味,真的非常不好受,很累很辛苦。也许我对现在的你并不了解,也许我喜欢的一直都是初三的那个CZ。估计这辈子,我应该不会再遇到一个叫CZ的人,一个和我名字相反,又让我遇见并错过的人,在我14岁的时候。  初三三班的18号,还是坐在那个教室里,回头望着后座的23号同学,她说:谢谢你曾来过我的青春。”    

 

身边的大部分同学顶多知道我曾经喜欢过CZ,却不知道我喜欢了他长达6年之久。今天我在这里“坦白”。最后,我也没有和CZ在一起,他并不喜欢我,但我还是要谢谢他,因为为了有一天能站到他身边,这些年我成了better me。

 

转眼到2015年,大年初四那天,初中同学聚会,他也来了。大家还是开玩笑叫他班草,他确实打扮得很帅,但早已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和他好像一点也没有尴尬,一起玩狼人游戏,但我们却默契地谁都没投过对方的票。我觉得这次我是真的放下了,曾经暗恋了6年的男生。再见,真的很想一下子和这6年告别,但一天叫这个名字我就一天很难去忘掉,索性私下改名叫张白露了,因为出生那天正好是白露时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