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他们是看明白了小女孩儿的那点心思的。

人小鬼大,小学快毕业的时候喜欢上一个同年级不同班的男生,叫他S好了。那时的S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个高富帅。很多人喜欢他,或许他也有喜欢的人,但应该从没有人像我这样不矜持地喜欢过他。  

 

毕业之后大家都升入镇上的中学读书,S却跟着父母去了外地求学。我十几岁稚嫩的心也初次体验了心碎的感觉。当我颤抖着加上好不容易打听来的他的QQ号之后,报了姓名、尽可能多而详细地描述了我跟他的交集,但他依旧不知道我到底是哪一个。

 

虽然很令人伤感,但没失散就好。  

 

打听到寒暑假的时候他会回来看爷爷奶奶,所以第一个寒假常跑去老人家的屋外偷偷往里头看,一站就是一下午。次数多了,举止又反常,于是被周围邻居盘问过几次。我只说:“等人,等人。”  这样漫长地等待,当然等到了他。细节与心情无需赘述,反正是心里永远不忘的美好。

 

当然他依旧不认得我。  

 

某一天照例来偷偷看他,伸长脖子偷看了没多久就被院子里坐着的老人喊了进去。他的奶奶和蔼地询问我找谁,我连忙谎称是S的同学,还飞快编了通瞎话,说是要开同学会就看看他在不在。奶奶颇遗憾地告诉我:“走啦!前两天就回外地去啦!”我一下子有些失落,但又迅速恢复了元气,和奶奶聊了起来。知道了他是个孝顺的孩子,因为惦记所以常打电话给爷爷奶奶,知道了他在一个很好的学校,成绩不错,说不定还要出国。  奶奶和我聊的很高兴,临走时热情地喊我下次再来。  

 

从此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每个周末我都会去看望他的爷爷奶奶,陪他们说话。现在回想真是不可思议。奶奶和S打电话时会说:“哎呀,你那个女同学真好,真好。”有一次赶上他们家过节,奶奶甚至拉我进去介绍给她的亲戚。当然是S不在的时候。

 

幸好S神经大条,并不记得多少女生的名字;也幸好奶奶未问过或是问过却不怎么记得我的名字了,总之,我这个冒牌同学,就这么在这个家里存在了。他仍然不知道我是谁,只知道有个同学常去看望他的爷爷奶奶。

 

到了后来,我的满腔热情也不仅仅为了他,而是真的对爷爷奶奶有了感情。爷爷奶奶也真心待我,放心让我一个人去S的房间参观,或是干脆送他的照片给我。很长很长的时间里,我去看望他们陪伴他们,即使有事耽搁了,也要打个电话,直到奶奶去世。 而直到奶奶去世,她也不知道我是个冒牌同学,是个奇怪的不矜持的闯入者,她孙子也并不认得我。  

 

我想坦白,但没有机会了。  但我想他们是看明白了小女孩儿的那点心思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