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姑娘咱不哭啊。”

浮生,有些人用尽一辈子时间倾注一个人,有些人想留住一些人而终究不能。我们都在用这短暂的浮生,去依恋或者被依恋,只是芸芸众生,走散的,错过的,无缘的,渐行渐远,人与孤独为伴的时刻会想起,那个谁,曾让我生命不一样了。

 

比如,让你永远背上了罪恶的十字架,或许那罪很轻吧,但依然觉得有罪。我有想坦白的罪,收在心里多年,总觉得该是拿出来晒晒太阳了,发霉了也许就浪费了一段往事吧。    

 

14岁的时候,也就是五年前,回家那条路上,开了一间花店,开店的是一个老奶奶,六十岁了,好几次都路过,但都没有走进去。那是个万物生长的春天,在这涌动着生的乐趣的季节,我的心里也泛滥起小小的春意,想去买朵什么花送给自己。于是我终于走进去。

 

花店的老奶奶看着我很温暖地笑了,问我,小姑娘要买什么花啊,奶奶给你挑。那时阳光正好照射到她的脸上,我看着她温暖的脸庞,还有经历风霜却依然明亮的笑颜。我奶奶在我出生之前就过世了,看到卖花的奶奶我不由得想,如果我的奶奶还活着,会不会也是这样温暖。我一直很想知道被奶奶疼爱的感觉是不是很好。我说,奶奶你给我挑一枝花吧,我心情好。奶奶笑得眼睛都弯起来了,给了我一枝小野菊,说,小姑娘你拿着这花肯定很好看,奶奶送你了。我很感激,也很感动。

 

我对老人总是有种莫名的情愫。 那之后每次放学经过那家花店都会进去和老奶奶聊几句,每次离开都带着老奶奶送的一枝花,每天都不一样,每天心情都很好。因为有了这个温暖的朋友,还有这朋友每天送的花儿,那段时光如今想起来也如同午后坐在吊椅上,喝着蜂蜜水看着书晒着太阳那般惬意和美好。    

 

"奶奶,今天我考得很好老师表扬我了。"    "奶奶,我昨晚梦见你给我的花儿了,它冲我笑呢。"    "奶奶,你想不想吃点什么我去买。"    "奶奶,这是什么花?好香啊。"    ……   每一天的期待,就是快点放学,然后赶紧去见温暖的奶奶和可爱的花儿,和奶奶聊上几句,和奶奶一起喝杯茶,和奶奶一起吃块饼,看看外面的太阳还有行人。    

 

生命也许真的是愉悦的事,因为总是绝处逢生。这样的每天必有的短短的不超过三个小时的美好时光,似乎给我了我前进的力量。我感觉自己好像有了奶奶,真正的奶奶,我是有奶奶疼爱的人一样。    

 

初三了,每晚很晚才能回家,沮丧地以为那么晚奶奶的店肯定已经关了,可是却发现,奶奶的花店依然默默地开着,发着微弱的灯光,照亮着前行的路。那晚我看着小店,哭了,我说,奶奶,你还在真好,还在等我真好。奶奶只是笑了笑,摸摸我的头,给了我一枝,小野菊,正如第一天我们相见一样。    

 

中考前一个月,奶奶的店关了,我再也看不到奶奶了,奶奶也没有告诉我她去哪了。我去问隔壁店铺老板娘奶奶去哪了,老板娘看了看天说,呐,在那儿。

 

奶奶去天上了,在我不知道的时候。这一切像梦一样绽放,又坠落了,再也找不到比这更美好的事情了吧。    

 

可之后我每想起都觉得喘不过气,因为我觉得我犯了罪,我还没来得及报恩,我还没来得及也成为奶奶的一束光,我还没给她买过一枝花,我还没给她看看我考上了当地最好的高中,我还没握过她的手,称赞她很年轻很漂亮。    

 

奶奶,你怎么就去天上了呢?   

 

这件事一直压抑在内心的深处,翻滚着很多情感,这是一段拿出来回味永远都是美好的时光,却觉得自己是一昧接受着,而没有付出过。没有付出过的拥有,最后都被收走了。  

 

最近走在街上,听到有店在播好妹妹乐队唱的"时光已逝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就会想起那个卖花的奶奶。以后再没有人,给过我一枝花说我拿着好看,陪我喝茶看落日,将我温暖轻轻地拥在怀中说"好姑娘咱不哭啊。"再没有人,在我一个人晚上回家的路上,开个灯,给我照亮前方的路。再没有这样一个人,而我从未珍惜。

 

原来,人间有很多天使,却终究是要飞走的。    

 

我想坦白的,就是这段不痛不痒,却对我意义重大的往事,也是我的心事。不敢再一昧地接受,而不付出。

发表评论